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贾平凹解禁作品-------《废都》未删减版(24)

情留感2022-07-31 09:50:15

***************************************************************

查看历史消息:点击本文题目下的蓝色小字 情留感 》,进入关注页面,查看历史消息和关注。

***************************************************************

《废都》

废都——贾平凹著

第08章:保姆柳月(1)

  这时节有人敲门,赵京五问:“谁?”

  并未回答,忙示眼色,庄之蝶立即将镜揣入怀中,赵京五自个也关了木箱上锁放好,上边堆一些破旧书报问:“谁呀?”

  回答:“是我。”

  赵京五拉开门就叫道:“是黄厂长?你怎么现在才来,庄老师已经在这里等你了半天,一块去吃饭的,我们的肚子早都饿得咕咕响了!”

  庄之蝶看时,此人又粗又矮,一脸黑黄胖肉,却穿一件雪白衬衣,系着领带,手里拎了一个大包。站起遂与之握手。黄厂长握了手久不放下,说:“庄先生的大名如雷贯耳,今天总算见到了!我来时说去见庄先生呀,我那老婆还笑我说梦话。这手我就不洗了,回去和她握握,叫她也荣耀荣耀!”

  庄之蝶说:“噢,那我这手成了毛主席的手了?”

  三人都嗬嗬大笑。黄厂长说:“庄先生真会说笑话,真是人越大越平易!”

  庄之蝶说:“我算什么大!弄文学的只不过浪个虚名,你才是财大气粗!”

  黄厂长还在握着庄之蝶的手,握得汗渍渍的,说:“庄先生,话可不能这样说,我看过你的一些报道,咱都是乡下穷苦人出身,过去钱把我害苦了,现在钱是多了,但钱多顶得住你的大名?我可能比你年长,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以后有什么手头紧张,你给哥哥说一声,有我的就有你的。咱那药厂生意正好,101农药市面上很紧俏,你几时能赏脸儿去看看,我们随时恭候哩!”

  赵京五说:“事情我对庄老师说了,咱也不必绕圈子,都是忙人,庄老师从来不写这类文章的,这回破了大例。你安排个时间,哪日去厂里先看看,然后是五千元你交给我。见报是没问题的。话可说清,只能是五千字!”

  黄厂长这才松开了手,给庄之蝶鞠了一躬,不迭声他说:“多谢了,多谢了!”

  庄之蝶说:“那几时去呢?”

  黄厂长说:“今下午怎样?”

  庄之蝶说:“那不行的,大后天下午吧!”

  黄厂长说:“行,大后天我来接你好了。京五,庄先生这么看得起我,我太高兴了,咱们出去吃饭吧,你说上那个饭庄?”

  赵京五说:“今日我做东,我们商量了去吃葫芦头的。”

  黄厂长说:“吃葫芦头太那个了吧!”

  庄之蝶说:“吃葫芦头方便,这儿离‘春生发’又近的。”

  黄厂长说那就依你,掏了包儿里一瓶西风酒,三瓶咖啡,两包蓼花麻糖,一条“三五”牌香烟,让赵京五收下。赵京五不好意思,说:“见一面分一半,庄老师你把香烟拿了吧。”

  庄之蝶拒不要,说洋烟大爆抽不惯的。黄厂长就说了:“京五你不要让了,庄先生爱抽国产烟,改日我买三条五条‘红塔山’送去。这点小礼品再推让,我脸上就搁不住了!”

  赵京五收了礼品,却仰面对庄之蝶笑,笑了笑说:“肚子是饥了,可你难得来我这儿一趟,能不留个笔墨吗?只写一幅,耽搁不了些许时间的。”

  庄之蝶就说:“你是个笑面虎,你一笑,我就知道又要有事了!可你什么没有,倒要我的字?”

  赵京五说:“名人字画嘛,我也要保存几张的。”

  立时桌子安好,展了宣纸,庄之蝶提了笔却没词儿,歪着脑袋问:“写些什么?”

  赵京五说:“随你的便吧,把你近期感悟的事写上最好,日后真成了惊天动地人物,研究你,我就有第一手材料了!”

  庄之蝶略有沉吟,挥毫写了:蝶来风有致,人去月无聊。赵京五看了,说:“这是什么意思?上句有个‘蝶’字,这是暗指了你;下句有个‘月’字,莫非又暗示了牛月清嫂子?‘有致’、‘无聊’能祥出,‘来’与‘去’我就弄不明白了!庄之蝶也不搭理,又提笔在旁写下一行小字:“赵京五索字,遂录古人诗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吾一字虽不值千金,但三百年后也必是文物,一字可卖八百元吧!如此算来,赵京五若有后代,已得我上万元了!不写了,不写了,庄之蝶就此掷笔。赵京五一字字念完,乐得抚掌大笑:“这最好,这最好,真的值上万元的!”

  黄厂长在一旁看得眼馋起来,说。“庄先生也赏我一幅吧,我会裱得好好地挂在中堂的!”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内容等着您!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