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天籁之战》的掌声和嘘声:低开高走的“音乐爆款制造机”

媒玩2019-11-11 13:41:46



从成色固化的“海派综艺”,到人尽皆知的“爆款制造机”,《天籁之战》这档注重“模式感”的星素对战节目不断制造惊喜。


作为2016年音乐综艺市场「星素对战」概念的跟进者,《天籁之战》应该可以排到同类型节目的前两名。#别问我第一是谁我是不会说的

 

“掌声·嘘声”第四期,写给东方卫视《天籁之战》。

 

 

掌声一 理清了“星素对战”的模式逻辑


有固定框架和游戏规则,《天籁之战》是一档“模式感”很强的节目。


在设定上,节目在“星”、“素”的权利分配上基本对等。在第一阶段,明星长期处于一种岌岌可危的被挑战状态,就是节目最可贵的看点。同时素人拥有为明星选歌的优势。如果挑战失败,明星将会让出天籁塔顶和金话筒,以一种荣誉丧失的形式给予惩罚。


 

节目赛制的可操作化是用三层设计的“金字塔”实现的:素人位于金字塔底端,明星在金字塔顶,挑战成功则可进入第二层金字塔,再度成功则进军总决赛。


 

在对战达成、票数公布等细节处理上,也充满了仪式感,也为节目的模式成文乃至输出海外提供了一种可能。



 

 

掌声二 24小时改编变“爆款制造机”

 

莫文蔚的《大王叫我来巡山》,华晨宇的《我的滑板鞋》,杨坤的《舞娘》,小哥的《爱情买卖》,《天籁之战》四位唱将都有了改编的代表作。做到这一点,其实已经是一档成功的音乐节目了。



通常音乐节目为了彰显节目的专业度,不同曲风尤其是小众歌曲的选择,往往能提高节目的某格。而无数次实践证明,那些烂大街的“神曲”、“金曲”,才是更贴合电视观众的收听收看习惯。这就是电视音乐节目创作中的一大“悖论”。

 

而《天籁之战》显然选择了后一种可能。纵观12期节目的歌单,无论是《张士超你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爱情买卖》《大王叫我来巡山》《我的滑板鞋》,还是西游记片头无字曲《云宫迅音》,与四位唱将形象反差巨大的神曲雷曲,几乎是节目每期必备。


所以我们常常在节目里看到这样一幕:当华晨宇满脸沉重地选择了自己的好友作为对手,却被对方选一首《我的滑板鞋》“吓”得瘫到了地上。


 

更可贵的是,这些改编后的经典大多是成功的,尤其是华晨宇新编曲的《我的滑板鞋2016》和改编自西游记序曲的《齐天大圣》。在著名乐评人耳帝评选的年度LIVE中,这两首歌都位列三甲。

 



《天籁之战》用这些音乐爆款证明了,虽然24小时的改编区间是大大增加录制成本的冒险,但对歌手而言,24小时是歌手改编的合理时间,也是《天籁之战》成功的关键。



 


掌声三 明星说他们玩得很过瘾

 

老中青三代搭配合理,四大“天籁唱将”各司其职,而且性价比很高。


“经典担当”莫文蔚,负责把歌曲唱出仙气的。“人气担当”华晨宇是,负责重新编曲写歌的。而“综艺担当”小哥是负责把所有的歌都改编成《一剪梅》的,杨坤是负责把所有的歌都改成《无所谓》的。

 

最重要的是,节目能让嘉宾“玩得过瘾”,这话不是我说的,是莫文蔚说的。



 

玩过瘾了有什么好处呢?玩过瘾了明星们就会展示真性情的一面,比如小哥动不动就“飙车”,而华晨宇动不动就表白,甚至为了素人歌手献出了舞蹈首秀。



在高度模式化的节目中,能让明星嘉宾说出“过瘾”的,就只有《好声音》《新歌声》《蒙面唱将》出现过。




 

  掌声四 详略得当的叙事典范


《天籁之战》每一期明星阵容都有一个主题叙事,无论是节目初期,齐心保护莫文蔚不被挑战的“荣誉保卫战”,还是后期众星出招助力小哥迎战“强敌”,导演组一直试图展现明星在规则下的各种表现——互帮互助、共同迎战、相互PK。前9期节目连起来,起承转合,一气呵成。


而素人叙事就更加可圈可点,因为大多数人都不再妄言场外的梦想,只谈当下——田园对张信哲的爱,小乔对华晨宇的痴,老男孩对莫文蔚的初恋版执着。


记忆深刻的是田园人生第一次穿上高跟鞋却临阵赤脚上台的全程记录,为素人的叙事留下了许多记忆点。也因此,最后登上总决赛的素人名字,你并不会感到陌生。




《天籁之战》实践证明了,不脱离现场的叙事,就不会让观众有“脱线”感。所以,在这档节目里,我们终于不用再听到导师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嘘声一 打破“时间线”的尝试宣告失败

 

《天籁之战》每期共有两个部分,前一部分是“配对”和选歌,第二部分才是星素对战。两部分录制之间还隔开了24小时。前半部分可看性不强,却又是后半部分的铺垫不得不存在,这也是该节目最大的软肋所在。




通过对前几期收视效果的分析,“配对阶段”的处理方式是逐步调整,缩减到每期30分钟左右,通过分段播出变成节目的前奏。

 

节目组曾经用1期节目做过一次特殊的尝试——试图打破“配对“、“PK”的两大完全割裂板块的时间线顺序,改为以一组嘉宾“配对+PK”作为一个节目单元。这样的节奏感更鲜明,叙事也更流畅。

 

但仅仅尝试了那一期,因为收视率的显著下滑证明了,突破“时间线”的剪辑方式会导致观众的流失。

 

 

嘘声二 “4+X”阵容需变,“轮空”需要制度化


在思维唱将种,杨坤和费玉清除了年龄差别之外,演唱风格都有鲜明的个性特点。稍微有一点类型化重叠,未来可以只保留其一。


除了莫文蔚、杨坤、费玉清、华晨宇四位常驻唱将,在播出期间还请来了杨宗纬和张信哲作为嘉宾唱将。但他们的到来意味着一名常驻唱将“轮空”,但“轮空”的机会仅仅是抽签,在《天籁之战》的模式里还缺一个名分。




所以未来的节目不如把“4+X”作为一种固定赛制,做第二季的时候,通过某种仪式让每一期都有一名唱将获得“轮空”机会。高强度的改编要求下,轮空的意义不仅是让明星得到休息,也是一种收看效果的“饥饿效应”。



总之,具有浓厚海派文化成色的《天籁之战》,算得上是2016年中国自主研发创作研究的一个经典案例,更为星素对战开辟了一种模式输出的可能性。



而且在总决赛中,东方卫视总监出镜说,《天籁之战》第二季已经在研发改进中了,值得期待。

 

<END>


更多精彩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