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妈妈做的脂油饼

施野文化园2020-01-13 14:23:55

妈妈做的脂油饼

文/贾利亭

家乡人常说:饺子是饭王,顿顿吃都香,可我不是很爱吃,要说我最喜欢的家乡饭,还要数妈妈烙的脂油饼了。

小时候家穷,那时候俺们村因为有集体时期老一辈打下的好底子,土地平整再加上连续多年统一去城里、矿上的厕所驻守掏粪寻找肥源,把村里的土地养的出奇的肥沃,黑黝黝的简直一脚能踩出油来。但人多地少,自留地打的口粮也不富余,买上二斤猪肉每次都要在锅里炒上老半天,把猪油炼的干干净净。

我最盼望家里来客人了,因为这个时候就可以打牙祭喽!妈妈吩咐爸爸:“出去买上二斤猪肉顺带点脂油,烙几张脂油饼给戚人吃哇”。买好了回来,妈妈剥开一看里面藏了个猪腰子,叹一声“哎,又被卖肉的捉了”(脂油和肉一个价,猪腰子当时便宜的很)。

烙脂油饼不知算不算原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觉得至少可算是一项传统的技术活儿吧!只见妈妈用八十度左右的热水浇到陶盆里,用绞面棍开始和面,和好后醒上约二十分钟直到面变得很软。接着将脂油、葱、花椒、酱油混合而成的馅儿,往案板上摊开的皮面上一倒,用铁匙均匀刮开,仔细的卷起来,左右手前后一扭,变成螺旋状。两头稍稍将口子捏住,“噔噔噔”妈妈麻利的用菜刀把长长的螺旋状卷了馅儿的面,切成三寸长的几段,挨着个儿再纽一下压成饼状,整齐的摆放到撒了少许干面的牛皮纸上。每当这时我就在妈妈旁边眼珠子都不待动的盯着看,看妈妈将我剥好的葱剁碎卷到饼子里。

烙饼子的前期工作告一段落,下一步就是爸爸出场了,通常夏天在小锅里烙,冬天的话可以用铛(cheng)子架在取暖火炉上烙。我呢,主动担负起灶火前火头军的“重任”,但不能图痛快盲目的烧成烈火,不然既费柴碳又让爸爸不好掌握火候,(长大才知道了那叫“文火”)。不一会儿锅里的饼子就被烫得按耐不住,滋滋冒出了香味,那股香很特别,钻鼻的很,根本让人无法抗拒。隔上一会儿爸爸娴熟的用铁匙把饼子上下翻一翻,两面都焦黄焦黄的时候就烙好了。每次第一张烙好后,爸爸怕我口水洗了衣裤,就铲到碗里说让我先尝尝咸淡。香脆烫牙的脂油饼开吃了,别看我嘴小,那吃起脂油饼是绝对的不在话下,硬的卡喉咙也全然不顾。

妈妈说脂油饼放到盆里捂一捂就软和了好吃,我还就喜欢刚出锅的那个脆劲儿,爸妈每次看我这副吃相就忍不住笑着说:“这个苶娃娃...哈哈!”。再加上妈妈做的豆角烩菜、紫菜鸡蛋汤,吃上四五张脂油饼,那个畅快啊!这几样美食简直就是绝配。

现如今,我也是人闲肚大脂肪肝,也开始注意饮食节制了。可每次回到老家,妈妈做的脂油饼是必不可少的,我觉得吃的已不仅是口感,可以说脂油饼已经成为我脑海里永不褪色的记忆,那就是最好的食物,最真的亲情。女儿和儿子也继承了我的饮食喜好,享用时的肢体语言传递着对脂油饼的热爱。

我和妈妈说,“这门技术我必须从妈手里掌握传承,妈年老了我来烙,我老了孩子们接着学”,一旁吃饼子的儿子不住点头应和着......

本期责任编辑:淑钰

作者简介:

贾利亭:字仲阁,1978年生,山西省原平市施家野庄人爱好文学、古典诗词,现在鄂尔多斯一家化工企业工作。

本平台属于公益平台,致力于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播和文学创作!

《施野文化园》,原平人关注的公众号。

《施野文化园》长期征稿,投稿请附带相关图片,欢迎各类文学、艺术作品原创首发。

叙述古往今来大情小事,关注各色人物;品咂生活苦辣酸甜,说道春夏秋冬世间真情。

邮箱:sjyzwhy@126.com

微信:sywhy99

长按.识别.关注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