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天籁之战》“突破”收官:一场关于音乐的华丽冒险

传媒圈2019-11-17 16:44:52

文丨珞思


第一次将音乐较量推向星素PK的《天籁之战》,于1月1日晚在东方卫视迎来收官。回顾整季节目,会发现节目的原始诉求和终极表达之间,存在着一些“美丽的意外”。


相信不少吃瓜观众一开始是带着围观素人如何打败明星的“审糗心态”而来的,但随着节目的逐步推进,你死我活的残酷淘汰并没有成为主打氛围,倒是在遇强愈强的巅峰比拼中,双方齐力用大胆而颠覆的冒险精神,冲破安全边界,刷新了音乐的想像力。


收官之夜,终极大考官李宇春的一句话,可以作为整季节目的最佳注脚:“比起稳健和冒险,我更喜欢冒险。”


弱化比赛的初衷

做成了一场盛大的音乐party



即便是总决赛,谁输谁赢也不是第一要义,取而代之的是盛大的音乐party即视感。


如导师杨坤形容的,素人歌者的眼神里写着“爱谁谁”三个字。每一次表演,就算冒着可能唱坏的危险,他们也还是想挑战一把自我。四位明星导师亦然,如果说前一两期还有担心被挑落的包袱,之后他们一路彻底放开,越玩越嗨。


收官夜,从不掩饰对苏诗丁欣赏之情的华晨宇说:“我跟苏苏合作已经两次了,而且苏苏是我在这个舞台上第一个说出我很喜欢的歌手。是因为我在苏苏的音乐上看到了和自己的一点点相像。我能在她看到一些我当时比赛的感觉,每一次都在突破自己。我在比赛的时候,很早就唱了张国荣的歌,之后大家每一次都期待我突破自己,我就开始玩摇滚,玩hip-pop,弹钢琴。苏苏跟我真的很像。她也是一直在突破。我觉得做音乐就是要学会突破。”


总导演李文妤在录制现场执导


素人挑战明星,看似是十分残酷的命题,而《天籁之战》的综艺感却最终盖过了竞争感。对于节目的气质,总导演李文妤不否认发生了一些与时俱进的调整,“原来我们将重点放在赛制上,以为明星被挑落马下、赛制有多激烈是观众要看的,结果发现不是。观众真正想要看的,第一个是音乐上的创新,第二个是好玩、好笑的感觉。”


至今还记得,杨坤作为第一个被素人打败的明星,彼时的观众反馈并没有放大赢的惊诧和输的尴尬,反倒是素人和明星用音乐的名义“互相伤害”之后,倒逼出来一系列惊艳一片的改编。华晨宇的一支《我的滑板鞋2016》,第一次将节目推向了全民热度。之后,观众们慢慢发现,明星的脸色越来越不沉重了,他们开始捣乱,开始打趣,开始花式玩音乐却不惧被“玩坏”。



李文妤说,“节目最后播出下来,其实观众对于输赢没有很大的重视,反而他们看到比较多的是明星挑战歌曲的成功,以及素人突破自我战胜明星而得到实际上的一个认可,谁能拿冠军,好像这种感觉并不强烈。所以我认为未来音乐节目一定是复合型的节目,本质应该是轻松+愉快。”

 

剧情化的命运感

激发个性,并构建丰富的人物关系


《天籁之战》则给了素人歌者们一次勇于向明星发起挑战的机会,节目最大的特色就是明星与素人之间权力的彻底翻转,跌宕的命运感贯穿始终。这里的命运感,不是苦情抑或煽情,而是在选择与被选择之间、挑战与被挑战之间,诞生的意想不到的“敌友火花”。



在总导演李文妤看来,《天籁之战》十分注重剧情类的表达,“从前《中国达人秀》那种选手上台讲故事的方式,已经不能够满足当下观众的欣赏需求了。认真观察会发现:《天籁之战》每一期都是一个故事,而且前后都是有联系的。这其中有状态的连续,有情感的延续,像电视连续剧一样。”


在许多观众看来,《天籁之战》所挑选的四员导师个性十足,火花四射。其实从“人设”上,导演组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李文妤介绍:“我们挑选的四位明星各有优点,但是中肯来说,没有完美的歌者,几乎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短板,素人只要挑中他的弱点,就很有可能唱赢对方。同时,明星唱将都拥有足够的江湖地位,如此以来,素人去挑战他们才成立。在邀约的过程中,我们更注重的是他们的个性,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都是有爱的人,才会放低姿态,真正地帮助素人歌手们的成长。我们在进行复赛讨论的时候,莫文蔚就主动提出建议,怎么操作才对素人更有优势让他们进阶,包括杨坤也会提出让素人用自己的团队,站在对方的角度让他们赢。”




有了充分的个性,如何进一步构建人物关系呢?整季节目,令人津津乐道的看点不少。迟迟不被导师选中的“站将”吴皓卿、穿着中国队球衣上场还“套路”了张信哲的陈宇、杨坤的“迷妹”张玫……李文妤透露,“变化的人物关系,让所有戏剧冲突得以成立,生成节目中生动又有趣的记忆点。但我们不做刻意的设计,而是给予强化和发散。”

 

模式的摸索性养成

打造适合时代审美和个性的音综标杆


音乐综艺,向来是拥有庞大受众基础的常青类型。虽然一种声音认为音乐节目迈入了衰退期,但起码从今年的总体表现来看,依然不乏惊喜。作为征战四季度的重磅巨制,《天籁之战》以节节攀升的态势,稳定在过2的收视成绩,十分抢眼。


作为东方卫视在音综领域的发力之作,《天籁之战》总导演李文妤总结:“从2015年到2016年,周日档都是东方卫视的主战场。《欢乐喜剧人》也好、《极限挑战》也好,每一个节目都是破2的。平台一旦热了,很多观众会自动养成在周日晚上守候东方卫视的习惯。所以说,《天籁之战》的成绩,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收视过2,基本可以作为一个现象级节目的硬指标。那么,从模式创新的角度而言,《天籁之战》是否也达到了预期呢?李文妤将这档节目的探索形容为“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星素对战这个主打模式点是极好的,但是如何推进呢?没有任何模式可以带着我们走。其他节目有样本可供参照,又有团队带着你走,其实有50%是心里有数的,可是《天籁之战》完全是从零开始,只是一个idea:素人和明星pk。所有赛制和呈现,包括仪式感的镜头、舞美……都是我们所有人摸着走的,感觉不对就立即调整,我们也是到第五第六期才慢慢摸到了门道。一边学走路,一边在走路。”


李文妤所说的门道,大概就是构建起了一套顺畅的逻辑:“明星的状态对了,所有人的注意点放在了歌曲创新上,关注明星如何突破音乐、选手如何创新音乐。我们不断确认了一点:观众最想看具有突破性的音乐,以及24小时改编逼疯明星的状态。”


总导演严敏在录制前调动观众情绪


整季节目做下来,导演组最大的感慨是:如今的审美已经变掉了,有个性才能站得住。所以回头来看,《天籁之战》之所以突围成功,就在于抓住了时代口味,按照李文妤的话说:“个性、特色、突破、改变,一次一次的重复是没有人要看的。”


-完-



长按二维码识别,一键关注传媒圈公号


《传媒圈》微信自媒体平台,是一个领先的有关传媒、影视、品牌、营销等领域的信息库和智慧库。每天受到20万品质人士关注,年阅读量超过五千万人次。

如希望交流,请加个人微信号:dianyingquan,将有机会参与线下沟通等活动。


觉得不错,请点赞和分享朋友圈吧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