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文学*散文】我的样板戏情结

新泰文化编辑部2021-11-22 07:41:59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新泰文化编辑部”关注后再点击置顶公众号,这样您就可以收到最优质的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新泰文化您关注的是最受欢迎的文艺公众号

传播

小说|散文|诗歌|曲艺|文艺评论|书画|人物专访|摄影|篆刻


    《新泰文化》是由市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主办的文化类综合性期刊,双月出版,创刊于二000年五月,十八年来几届编辑苦心经营,连续十四年被泰安市新闻出版局评选为优秀期刊,作为全市唯一官办杂志,已成为享誉泰山的知名文化品牌。

      投稿邮箱:xtwh2008@163.com  


我的样板戏情结

□ 苏海东 


前不久,我在新泰滨湖广场百姓大舞台消夏晚会现场,看到一名中年女演员演唱了一段现代京剧《沙家浜》中阿庆嫂的著名唱段《定能战胜顽敌度难关》,顿觉耳目一新。此前在央视戏曲频道中我也相继收看过空中剧院播出的几部现代京剧,虽然是由新演员阵容重排的,仍感到非常亲切。毕竟曾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火爆一时、感动着亿万群众的红色经典样板戏——革命现代京剧,如今又回到了荧屏。对于亲身经历过那段特殊岁月的我来说,在欣赏这些现代京剧的同时,也激起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长期以来,在人们的潜意识里,现代京剧被称为样板戏。当年所谓约定俗成的八个样板戏只是文革时期的叫法,人们对它的第一印象是它被打上了太深的政治烙印。事实上,现代京剧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一批作曲家、京剧表演艺术家、著名剧作家、老一辈革命家遵循毛主席党的文艺路线和方针,呕心沥血做出来的精品,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也曾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它是中国一大批艺术家的成品。当时选用的演员个个是出类拔萃的优秀人才,就其艺术水准来说达到了难以企及的高峰。半个世纪过去了,仍然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真正达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我觉得,如果一味把现代京剧看成是文革的产物也是有失公允的。

现代京剧曾因历史原因风光无限,成为特殊年代的特殊产物,是一个人口大国在某个阶段文艺生活的最强音。人们之所以钟爱现代京剧,怀旧因素自然不能排除。尤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对现代京剧印象特别深刻,并且怀有一种特殊感情。现代京剧就其本身来说,它把古老剧种进行了现代的包装,推陈出新,唱腔优美,台词易懂,有着不容置疑的艺术欣赏价值和艺术魅力。这成为现代京剧传唱至今的重要原因。在许多人心目中,现代京剧似乎已成了一个独立剧种,这也是现代京剧所蕴藏的魅力。因为人们怀旧,听这些曾伴随他们度过特殊时光的声音,事业、感情上的复杂情感和心绪会油然而生。又由于现代京剧唱腔优美,唱词精彩,许多年轻人也挺喜欢。

用实事求是的态度说起样板戏,就不能不提到江青。据说江青这个人很挑剔,第一夫人强势很自然,所以也容易得罪人,不过今天看来她确实很有眼光,她对京剧比较热爱也比较懂行。当然样板戏的成功并不只是江青一个人的功劳,但她至少是有所贡献的,是功不可没的。事实早就证明,江青是个才女,尽管她后期的思想有点左而且有点偏激,脾气又有点大,不过把她说得一无是处也是不符合事实的,她提出的十年磨一剑的口号确实让样板戏艺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过去一些年对她的评价未必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是非功过还有待于历史和人民评说。

童年时代往往是一个人一生中记忆最难忘、感觉最美好的时期。我喜欢现代京剧,也正是从小时候开始的。伴随着八个革命样板戏成长起来的我,样板戏深深地植根于脑海中,早已构成了自己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正值文革中期,人们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都相当匮乏,耳闻目睹的都是样板戏,念小学时的我就学会了不少精彩唱段。记得当年在挂着四只高音大喇叭的村庄老槐树上,每天早上六点半定时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然后就是播放样板戏或革命歌曲。京剧特有的时紧时慢的锣鼓声,伴随着京胡悠扬的旋律,乔装改扮的英雄排长杨子荣的“打虎上山”一场,铿锵有力,回肠荡气;一段《共产党员》,那响亮、富有穿透力的声音,在村庄上空久久回响,使人不由自主跟着哼唱起来。我家里还有一台比“大砖头”略厚一些的红灯牌“戏匣子”,也就是收音机,除了偶尔收听到为数不多的一些革命歌曲外,大部分唱的是现代京剧。

小时候看的电影也大都是样板戏和战争片,但我们不仅没有丝毫的厌倦感,还津津乐道于哪部样板戏中的哪段经典台词。那时的故事片无非是人们所说的“老三战”:《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再就是看京剧电影。由于认为戏曲舞台上充斥着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和牛鬼蛇神,传统戏统统被打入冷宫。取而代之的就是反映工农兵生活的革命现代京剧。主要有六部:《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海港》《龙江颂》《奇袭白虎团》,另外两部是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这些戏大多文革前早已成型,后经过反复修改、打磨,可以说是千锤百炼,精益求精,陆续拍成电影在全国反复上映。以后又增加了京剧《红色娘子军》《杜鹃山》《磐石湾》《红云岗》《平原作战》等。

这些现代京剧由于精雕细琢,加之一流京剧艺术家的演绎,确实都是精品,很快就风靡神州大地,红透大江南北。因不厌其烦地轮番上映,一遍一遍地观看,耳熟能详的台词唱腔让人们大都能背过且会唱。有些戏还看过地方剧团的演出,包括移植成其他剧种的。村里大广播喇叭里也不断传出这些熟悉的声音。通过这些京剧现代戏,还知道了许多著名京剧大家。像童祥苓、高玉倩、钱浩梁、刘长瑜、谭元寿、杨春霞、李炳淑、杜近芳、方荣翔等。这些人和角色在人们的心中早已合二为一,在人们的记忆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当初对于样板戏的喜爱,其实并不只局限于看电影和听无线电上。当时被称为“小人书”的连环画也会让我们爱不释手。记得那时每出一部样板戏,就会紧跟着出一本小书。样板戏的小书有两种,一种是电影剧照,一种是白描画画出来的样板戏连环画小书,栩栩如生,非常逼真。至今我还惊奇那些画家们竟然把样板戏画得那么像,简直像是从照片上PS过来的。

还有一种好玩的,就是样板戏的“小海报”。每当新的样板戏出来,新华书店就会出版发行样板戏的电影剧照,一般是“铜版纸”的,纸张比较硬实,也很精致。每次刚买来一张新的,我就习惯地把纸头放到鼻子下面闻闻感受一下新海报的魅力。那时候购买和收集这种样板戏电影小海报,是我们这些小孩子的“系统工程”。因为一般来说,一部样板戏电影,陆续会出十几张这样的小海报,我每次都要用一些零花钱,赶紧跑去新华书店买回几张,放在一起欣赏和收藏。

小时候到四、五里远的外村看电影,唱着京剧就壮着胆子不怕走夜路。杨子荣、郭建光、李玉和、严伟才等英雄人物都是我崇拜的偶像,成了当时不折不扣的“追星族”,潜移默化也自然成了“戏迷”。当干部的父亲也乐意把我当做一张“王牌”,经常利用节假日出发时带着我利用会场休息时间或人员密集场所让我来上一段现代京剧让大家开开心。其实那时候,我只知道背诵这些台词,还煞有介事地扮演着各种角色,而对于其中的含义和剧情来源并不太清楚。但这并不妨碍我时常陶醉于戏剧情景里,享受着心灵的满足和快感。后来才知道,《智取威虎山》是根据曲波的一部小说《林海雪原》改编的,还有人说曲波就是里面的参谋长;《红灯记》和《沙家浜》最有趣,居然都是根据上海的地方戏沪剧改编的,前者原名是《革命自有后来人》,后者则是今天已然很为人称道的《芦荡火种》。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样板戏在舞台和广电媒体上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有些人总是带有情绪化的观点去说样板戏,甚至有人说样板戏早已变成文化上的恐龙化石,但如果你去看看近些年复排演出的盛况,台下那黑压压的观众,那张张激情澎湃的脸,就会觉得样板戏并没有消亡,她深深地植根于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众多百姓中间,生命力依然十分顽强。客观地说,以样板戏为代表的现代京剧实际上达到了中国京剧艺术的一个高峰,无论是题材、唱腔、配乐、道白、武打、布景甚至观众人数远非传统戏可比。历史是不容否定的,备受一些人质疑的极左色彩,其实也是那个年代真实历史的反映,并无一丝夸大。

四十多年过去了,有时听到这些熟悉的唱段感觉还是那样的亲切。记得有一年春晚在《众星反串闹新春》节目中,韦唯和李谷一分别反串了《打虎上山》和《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唱段,当时就很受欢迎。

或许我们那个年代出生和生活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样板戏情结”,现在我家里还收藏着样板戏的DVD,只可惜没能把当初那些小书和“小海报”留到今天。遗憾的是,如今我们的社会还没有以科学严谨公平的态度来评价当年的样板戏。被西方洗脑了的精英们控制的不良媒体更是竭尽一切不实之词对它恶意嘲讽和谩骂,最典型的一句话是“八亿人八个样板戏”,什么脸谱化什么公式化左倾不一而足。值得欣慰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10月14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发表的《我的文学情缘》文章中,对徐克导演的电影《智取威虎山》大加赞赏,称“有点意思,年轻人爱看,特别是把现实的青年人和当时的青年人对比,讲‘我奶奶的故事’,这种联系的方法是好的”。另外,对于文革样板戏《奇袭白虎团》《红灯记》《沙家浜》等,总书记没有一概否定,而是辩证地提出要用贴近现实的、更加戏剧性的方法拍,把元素搞得活泼一点,“都能拍得很精彩”!

毋庸置疑,样板戏似乎永远活在百姓心中。今天50岁以上的中国人恐怕没有不会哼唱几段的。我也同样看到,现在有不少年轻人刚一接触到样板戏的唱段就被震撼和折服的样子,据说《红灯记》在台湾的演出更是盛况空前,不少现场老观众没等看完就泪流满面……

样板戏伴随着我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酸甜苦辣,不论是高兴还是痛苦,是痛快还是郁闷,经常会在样板戏的哼声中得到释放和慰籍。情绪高涨时会唱道“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烦闷时会唱“风声紧,雨意浓,天低云暗”,想念亲人好友时会哼起“支委会上,同志们语重心长,千叮咛万嘱咐,给我力量……”

痴心不改的我,也时常留意媒体上有关样板戏的信息。我本人也曾在十几年前写过一篇题目叫做《京剧迷》的文章,经当时的《新泰日报》副刊编辑马明彦老师略作修改后予以发表。在家里看电视,我会不由自主地调到戏曲频道,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京剧。当我路过公园附近传来京胡声时,总觉得是那么地亲切和熟悉,吸引着驻足观望,间或也身不由己地跟着哼唱,天籁之音,难以逾越,绕梁三日,回味无穷。近期我又在网上将这些原版的现代京剧电影全部下载收藏,闲暇之时逐一重温品味,已成为我八小时之外的一大乐事。连我那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老母亲对样板戏也是情有独钟,她老人家时常让我在电脑上播放样板戏,看得很投入,甚至老泪纵横忘了吃饭和休息。我还在网上将这些大师们逐个百度了一遍,进一步了解他们的艺术特色和艺术成就及其近况。连我的手机铃声用的也是《智取威虎山》中最著名最经典最脍炙人口的打虎上山一场的交响乐前奏。

因为爱好,无论当年在学校读书,还是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在学校或单位组织的一些庆典或演出活动中,我都会露一手,先后演唱过现代京剧《智斗》《共产党员》《甘洒热血写春秋》《管叫山河换新装》《祖国的好山河寸土不让》等。每次台下都掌声雷动。上一首刚唱完,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喊:“好!再来一段。”我很感激,也很开心、很陶醉。姑且不论唱得是否抑扬顿挫、字正腔圆、有板有眼,也勿论音色、音调达到何种程度,是否接近京剧票友的演唱水平,更不用去琢磨朋友们的寒暄之词是褒是贬,但我真的感觉贵在参与非常过瘾!

今年春天,在市体育馆电视塔附近摆设的卡拉ok现场,经常在那里展示优美动听歌喉的周璇女士点了一段《沙家浜》中《智斗》的唱段,原本是她自己一人扮演三个角色的,我情不自禁自告奋勇,主动毛遂自荐上去充当刁德一和胡传魁两个角色,她只扮演阿庆嫂,结果合作得很成功,博得了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演唱完毕周女士非常激动地对我说:“我终于找到正版的刁德一了!”我们两人还互留了联系方式,加了微信,从此彼此成了好朋友。

不久前我到南方出差,听到楼宇间一位女同胞细声哼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听着这段曾经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的音调,我不禁眼前一亮,驻足欣赏,似乎忘记了眼前的一切,恍然间又置身于40多年前的童年时代,令我激动得潸然泪下。

作为中国的国宝和国粹,现代京剧的博大精深具有无可替代的无穷魅力,她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集中华传统文明之大成,是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可以预见,不断开发现代戏,继承与发展相结合,让京剧艺术走进课堂,着力培养青少年演员和观众,使我们的京剧艺术不断发扬光大,古老的京剧艺术瑰宝必将绽放出更加绚丽多彩的光芒!


新泰文化您关注的是最受欢迎的文艺公众号

新泰文化编辑部

小说|散文|诗歌|曲艺|文艺评论|书画|人物专访|摄影|篆刻

新泰市官方最权威文艺作品发布平台


添加关注,新泰文化!

作家导刊 

—— 读书,修身,观天下!——

新泰文化编辑部

主       办新泰市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

编辑出版:《新泰文化》编辑部

主       编李勇

常务副主编:朱英谋

发稿编辑:王书军     高红兴   

                 马树涛     王晶

组版编辑:王晶

网络编辑:文秀

美术编辑:杨键

摄影编辑:杨朝荣

法律顾问:殷培武

地      址:新泰市和平路16号市文化馆五楼

欢迎关注加入我们《新泰文化》




更多精彩请点击【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