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以PK之名将歌手逼出舒适区丨金曲之外,《天籁之战》正在进行一次对神曲的采风

捕娱记2021-11-23 10:26:59


文|珞思(珞思节目研究组)


在知乎上有这样一则帖子:《对东方卫视天籁之战节目多次改编神曲有什么看法》。这也是笔者在节目开播以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金曲之外,神曲改编仅是《天籁之战》的局部,但是俨然成了这档节目极具特色的记忆点。

 

1127日的第七期,节目中一路被挑战玩坏的“常青树”费玉清,又抽中了经典神曲《爱情买卖》。百思之下不得章法,莫文蔚把小哥带进了街头的广场舞队伍。被大妈们热情簇拥着,载歌载舞之间,小哥放松了心态,还找到了灵感。

 


小哥载歌载舞超值版爱情买卖》


那一瞬间赫然发现,有意无意地,《天籁之战》不正是在进行一次对神曲的采风吗?这种将创作思路和民俗风貌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路数——按照流行的话说,就是“跨次元”。

 

作为一档主打星素PK的节目,《天籁之战》不见你死我活的刀光剑影,没有比拼的残酷,只有交手的快乐。“来路不明”的民间绝等高手,将歌坛大咖一路逼出舒适区外,窘迫的模样够可爱,爆发的光芒也愈加耀眼。

 

神曲是音乐界的“杀马特”吗?

以正规军视角,《天籁之战》掀起了一股神曲热浪

 

《香水有毒》《大王叫我来巡山》《我的滑板鞋》《老鼠爱大米》《2002年的第一场雪》《五环之歌》《爱情买卖》《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天籁之战》开播至今,奉献了国产音乐综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神曲狂欢”。从节目趋势来看,这股“神曲风”,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什么是神曲?百度百科给出的定义:神曲通常指的是一些曲风或上口或雷人,旋律易于传颂,节奏简单鲜明,能令人产生类似“洗脑”一样的效果的歌曲,有时也指一些风格奇异,“没有神一般的实力是唱不好”的歌曲,绝大多数的神曲都红极一时。

 


苦情歌王杨宗纬演绎《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在大众的印象里,神曲好似音乐界不伦不类的“杀马特”,粗糙且劣质,在民间广泛传唱却难登大雅之堂。主流音乐和民间神曲之间,仿佛还横亘着一条鸿沟。不过,国外对待神曲却是另一番模样。有网友专门为此科普:“在国外,神曲的定位相对洋气,一些综艺节目甚至做相关板块,请蕾哈娜、贾斯丁·比伯等大牌明星来演唱在youtube上走红的神曲”。更有专家认为,不应对神曲持嗤之以鼻的心态:“让大家快乐就很有意义,既然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听懂意大利歌剧,那你就必须给他们一块可以去接受的乐土。”

 

早从先秦时期起,我国就有了采风之举,通过采录歌谣来感触大众情绪。抛却那些真正恶俗之作,神曲多少能投射大众的共鸣。能够被街头巷尾的老少妇孺疯狂传唱,这可是多少自带人气流量的鲜肉小花求之不得的事啊!神曲,从来都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么浅薄。

 


在演绎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之前,华晨宇说:“这首歌的艺术境界太高了”——“耳帝”也捕捉到了这句话,在他看来,这不是反讽,而是发自内心的肯定。最终,华宇晨爆发洪荒之力演绎出一个超级惊艳的2016版本,也许这一版更好听,但在网友眼中意境也一并改了:“这并非一个平凡少年买一双漂亮滑板鞋的那种平淡的生活小愿望了,而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音乐少年在通往大好前程之前的倔强宣言。”

 

不久前的天猫晚会,华晨宇将《我的滑板鞋》唱上了大舞台,莫文蔚也表示将来的个唱会再演绎《大王叫我来巡山》。神曲的可爱,他们大概也Get到了。



大王叫“豹纹莫小妖”来巡山

 

比《我是歌手》更颠覆

《天籁之战》是一次超难的“24小时命题改编”

 

开播以来,《天籁之战》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从PK这层看点来说,一开始大众所介怀的是明星和素人存在量级完全不匹配的问题,身份落差巨大的两个群体,如何出现势均力敌的比拼呢?随着节目的逐步深入,想必越来越多的观众每每捏一把汗的对象,都是明星而非素人。

 

毫不夸张地说,节目规则完全是在给明星“下套”和“挖坑”,他们要在层出不穷的“命题作文”中,锻炼自己持续的创造力。某种程度来说,这种难度比《我是歌手》更大。


首先,《我是歌手》是周考,《天籁之战》是24小时内完成挑战的天考;

第二,《我是歌手》可以自由选择最合适最擅长的曲目,《天籁之战》是花样百出的命题演绎,颠覆改编时常令人抓狂;

第三,直面失败的压力来源不同,《我是歌手》是明星之间的较量,《天籁之战》需要明星彻底放下包袱,坦然面对被素人挑落下马的可能。

 

如此艰难的车轮考试,考题还越来越难。当然了,众网友也功不可没——来自网易云音乐的备选曲目,越玩越大。这份歌单其实隐藏着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猎奇心态:就要看这些正儿八经唱歌的歌坛巨匠来一点不一样的挑战。备选曲目中,超出歌手演唱曲风的量越来越大,而神曲作为具有民间影响力的代表,当然是热门选择。



花花版《西游记》,怎一个帅字了得

 

很多神曲乍一听都相当无厘头。不能理解歌曲的初始意境,让歌手们相当犯难。在第七期节目中有个很有意思的花絮,杨宗纬专门去求教《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创作者,到底谁是“张士超”?为什么要写这样一首歌?网友笑言:“一首风格搞笑的歌被杨宗纬唱得那么深情痛苦,鬼知道丢钥匙的他经历了什么?”

 

谈及神曲改编的个中难度,安栋解释道:“改编过程十分考验艺人的音乐素养,怎样把自己的才艺在改编中最大化?他们需要在旋律中加入新鲜的创作元素,甚至重新填词,改编之后的神曲后要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对‘天籁唱将’是考验,也是对《天籁之战》这档新兴音乐综艺综合素养的考验。”


莫文蔚全新演绎《we don't talk anymore》

 

“泡好一碗方便面”的音乐玩法

去“优越感”和和去“炫技”上,《天籁之战》拿捏得当

 

职业歌手过往为什么不爱改编神曲?

 

除了“精英心态”之外,《天籁之战》音乐总监安栋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因为神曲太简单,所以太难改,这种简单限制了他们的发挥空间,但是《天籁之战》启用了倒逼机制,让他们不得不面对神曲,然后被激发出了爆发力。”

 

知乎网友“馒头”如此分析《天籁之战》的神曲看点:“从歌星的角度说,这也是展示他们能力的一个机会。举个例子,方便面人人都会泡,如果让一个国家一级厨师来做方便面,做出来的东西抛去简单的方便面,剩下的都是大厨的功力了。以这些一流歌手在歌坛混迹这么多年的功力,遇上我们认为的神曲,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呈现,会不会让这些神曲得到艺术上的升华,这体现了歌手的能力,也给观众带来了耳目一新的体验。”


从大众反馈来说,神曲改编忌讳的是“优越感”和“纯炫技”,音乐唯有真诚才能打动人心。《天籁之战》中观众所能感受到的是,明星们从一开始像“避雷”一样疯狂甩锅神曲,到后来心态越来越释然,投入到一起玩音乐的氛围,变化的轨迹十分真实。笔者最爱观察的就是小哥的神色,他总是把“被做掉”挂在嘴边,紧张的时候会忘词、会流汗,开心的时候就跳舞,每一次都全力以赴——以他在音乐圈的资历和声望,被“玩坏”到这份上,着实难得一见,也令人心生钦佩。

 


被玩坏的小哥,离统治广场舞不远了


在《天籁之战》的舞台,因为备战充分,素人的音乐有着精雕细琢的华丽,这进一步放大了节目是如何以PK之名将明星逼出舒适区的。安栋表示,素人的音乐如果过于朴素,明星的压力会不够,所以观众会发现素人音乐风格华丽且立体丰富,一路紧逼之下,明星充满了各种意想不到的丰富性。二者彼此交融,节目逐渐清晰养成了自己的特色。

 

东方卫视有自己的“创新三原则”:最大公约数的需求原则,超越娱乐的复合价值原则,以及主流价值的创新表达原则。可以说,《天籁之战》正是这“创新三原则”的结晶,它让音乐在主流和支流之间、在华丽和质朴之间、在大舞台和小广场之间,用音乐正规军的视角,找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共振点。

 

不免畅想一下:如果这次神曲采风可以转化成对乐坛的一次启发和滋养,那也算得上功劳一件。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联系我们】

我们是一群专注于电视综艺的研究者以及爱好者。

这里聚集了若干资深节目解说员。

深钻业务,精于八卦,透视情怀。

你没看过的节目我们帮你看,你看过的节目我们陪你嗨~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