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姜郎可归(六)

悄悄问圣僧啊2019-06-09 00:42:36

       姜小爷在船里养伤,顾老板说得对,他已经没有家了,身上卖镇纸的钱买了这船还剩些碎银子,他用这些钱买了纸墨便靠此卖画为生,但他没想到他的画根本卖不出去,很快钱就用光了,这期间阿福来看过他几次但也帮不了他什么,只是让他知道了那晚为何爹娘会突然出现在河边。那晚他爹打过他后本想晚上带了酒菜再去好言相劝,可进了么见榻上躺着的却是阿福,而旁边桌案上正放着那张阮娘的画像呢,再去问派到他房里看着他的小厮得知小爷近来买了船便直冲河边,这才酿成了大祸,如今为时已晚,姜小爷饥肠辘辘地躺在船里,他不知道明天他该去哪,是去卖劳力还是去讨饭?他连想想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切都交给明天吧!日复一日就这样捱下去。

   第二天清晨小爷早早醒来,剩这半条命他还要出去想办法找些吃的来,走到码头见有人雇劳力从船上扛沙袋到岸上,一天能赚四个铜板,他马上跳进船舱去见船主。

   “白老爷,不知可否赏口饭吃。”

   “呦!就你这身板摔坏了我可赔不起,边儿去!快走!”

   “白老板,我能行,您就留下我吧!”

   “快走!你这身板还不如那戏楼里唱戏的呢,快走!”

   小爷见他不肯留自己便出了船舱拼了命地拎起一袋沙子扛到背上直接冲进船舱扔在白老板面前,这船被他砸地一晃,白老板瞪着他目瞪口呆,他不再说什么,示意手下人拉他出去干活,自己便进了房里查账。

   一天下来小爷早散了架,其实根本扛不动那些沙袋,他只是想知道他靠自己是不是真的就要饿死了,当他提起第三袋便重重地摔在地上,肩膀和身上的伤痛得他喘不过气,这一天下来他拼了命才扛了别人的一半,扛完最后一袋沙他便瘫在地上,身边人劝他算了,明天不要再来了,他没有理会,转身拿了工钱便一瘸一拐地回了船,他什么都不想吃了,身上的伤口太痛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若是死在这船上好像就能解脱了,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他什么都给不了阮娘。

   “小爷——”

   “小爷——”

   小爷听见有人叫他,可他不想回头了,若是他爹就让他打死他吧,若是阿福那他定是给他偷了家里的吃的,他不想再动了,什么都不想吃,就这样躺着吧。

   阮娘以为小爷不在船上便迈上船掀开帘幕走了进去,她一低头就看见小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吓得她直接跪在他身边拼命地喊他,小爷一听是阮娘马上睁开眼睛,他的泪流了出来,她替他擦了却止不住自己也流下眼泪,这是那晚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太多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他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感受着她的温度,那是他久违的温暖。

   “小爷,我带了点心给你,你快吃些。”

   阮娘说着打来了篮子拿出一裹桂花糕放在小爷面前,那是她每天偷偷藏一块攒下的,若是一次拿太多会被阿爹发现的。

   “你怎么自己跑来了,阿爹会怪你的。”

   “不会,阿爹今天去进货我才偷偷跑来的,你快吃,阮娘要走了,阿爹马上要回来了。”

    “阮娘,我一无所有了。”

    小爷双手交叉放在额前,不敢看阮娘的眼睛,他真的不愿让阮娘看见他的眼泪,可他真的精疲力尽了,这天地间他没有依靠,没有庇护,除了这破船他一无所有。

    “小爷你快吃吧,阮娘要走了。”

    “阮娘,我怕是什么都给不了你,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如何娶你。”

    “小爷快别这样说,阮娘是你的,你哭我陪着你哭,你做什么阮娘都守着你。”

阮娘转身离开了船舱匆匆离开,她怕再被发现,她不想小爷再挨打,她不能保护他只能守着他,对她来说小爷的命比什么都是重要,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船里小爷大口咬着桂花糕,眼泪顺着点心一起流进口中,他大声哭着,他终究是败了,败给了他自己,他知道自己不争气,什么都做不好,甚至不能保护小小的阮娘,如今他除了爱什么也不能给阮娘,但爱又值什么呢!


         “小爷,快跟我走!老爷叫你回家!”阿福突然跳进船里下了小爷一跳。

   “我不会回去的,你去告诉老爷,我死了。”

    “小爷,你就快走吧,家里出了大事了!” 

    一听说家里出了事小爷慌了神,他放下手里点心马上随阿福跑回了家,甚至来不及问一句发生了什么,一进门便看到爹娘坐在客堂等着他,不过看上去倒是和颜悦色,他不敢揣测便悄悄站在厅中央,姜夫人见儿子消瘦不少不停地流着泪,这些天她不停地叫阿福去给他送些吃食却又不敢被丈夫知道,可儿子还是可怜得不成样子。

    


“爹,娘。”小爷怯怯地叫着父母。”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姜夫人正准备下堂寒暄几句可马上被丈夫拦住了,姜老班主望着堂下的儿子久久才出声。

“你去考试时可否遇见了什么人?”

“没有,孩儿不曾遇见什么人。”

姜小爷不知父亲又有什么打算,索性就全都否定,他为人轻率记性又不好,考试那几日他的确四处游玩遇见了许多人,不知父亲说的是哪一位,干脆就不回答。

“前天京城的陆尚书派人来了家里,说是你虽没中举但尚书大人赏识你的才华,愿携你入京做事,若有了成绩便重重提拔你,你可记得陆大人?”

小爷心想他根本不认识什么陆大人,不知这又是那个江湖骗子说来骗他爹的,或者这根本就是他爹为了让他回家好好读书用的缓兵之计,正当他要矢口否认时突然想起他考试后在京城玩的那天曾帮一个姓陆的姑娘从毛贼那里夺回了包裹,姑娘分别前问过他的名字说是改日必定报恩,莫不是她?

“孩儿并不认识陆大人,怕是陆大人认错了。”

“望之,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救过谁?”姜夫人抢过话来劝慰儿子,她希望儿子早点儿明白这事的缘由,做了陆家的女婿就等于有了尚书大人提携,陆大人只有这一个女儿,娶了她望之还怕没有前途吗?

“是,我帮一个姑娘追回了她的包裹,可我不认识什么陆大人。”

“对,这就对了,陆大人四处打听你,前天派人来劝你进京,你回去准备一下,明早便随陆家的人进京吧。”

“进京做什么?做官还是成亲?”

“有些事你自己明白就好,我们同意了,已经应下了,你回去歇息吧,明早出发。”

姜老班主说完便要起身随夫人回房,就在这时小爷终于明白了,他是死也不会去的。

“我不进京,我要娶阮娘。”

 听了这句姜老班主站住了脚步,他看着儿子的脸皱着眉头却也不再发火,他知道现在的情形不容他再打骂了,好生劝慰会更有用。

“望之,你看看你自己用什么娶阮娘,你自己还在外流浪你真忍心带阮娘和你一起讨饭,这些天若不是你娘背着我偷偷叫阿福给你送吃的,你怕是早就饿死了,你忍心让阮娘和你一起挨饿?我和你娘老了,这戏园子里的人也老了,我没什么能留给你的,钱总有花完的时候,这座宅子不能当饭吃的,到时候你怎么办?你告诉爹你和阮娘怎么办?卖酒吗?”

小爷一时说不出话来,这些天他也认识到赚钱的不易,以他的本事根本赚不来钱,他什么也给不了阮娘,反而靠阮娘接济,他吃不了苦,画也卖不出去,他根本看不到未来在哪,或许功名利禄真的会让人忘了自己。

姜老班主看到儿子不做声便知他用心了,忙用胳膊推一推夫人,期望夫人再说些什么劝下儿子,姜夫人也看出了端倪,忙走上去劝说。

“望之,你若真的爱阮娘不如就让她嫁个平常男子,娘知道女人想要什么,你想你们若成了婚你拿什么给他幸福,你不愿做官,经商又不成你能给她什么,不如放手让她嫁个好人家,你去了京城出人头地也算治好了娘的一块心病,爹娘都老了,我们给不了你什么了,你也给不了阮娘什么,爱她不就应该让她好好生活吗?”

小爷哭了,他知道他应该放手了,他舍不得阮娘可他也知道自己给不了她幸福,他一步一跌地走回了自己的住处,熄了灯,他已经有了决定,阮娘啊!你怪我吧!



 天还没亮阮娘就听见窗口传来声声猫叫,她知道是小爷来了。她开了窗看着他的脸,她发现他的神色怪怪的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随他跑了出去。他牵着她的手带她走到了慈云寺,这是那晚他救她时他们避雨的地方,今天故地重游不知小爷作何打算。

   “阮娘,你要记得我爱你,我最爱的是你。”

   “阮娘知道,阮娘心里明白,小爷你怎么了?”

   “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小爷心里永远有你。”

   阮娘望着小爷的脸不知所措,她心里乱乱的,看着小爷流着泪朝她笑着她不知如何是好,她只能一只望着他,不敢错过他的每一个表情。

   “阮娘,我们许个愿吧,在佛祖面前。”

    阮娘听了他的话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跪在地上,嘴里念着什么,小爷擦着眼泪看着她努力地笑着,最后一次了,阮娘,你恨我吧,可我爱的永远是你,你一定要好好的。他轻轻站了起来转身出了庙门,向渡口走去。

    阮娘许了愿睁开眼便不见了小爷,她在庙里四处寻着他却找不到他的踪迹,她跑出庙门向河边跑去,河上一艘船随波飘去,船上几个人站在船板上,其中那个最高的身影像极了小爷,他背着包裹望着她,那白船篷上还有她写的“望之”二字,她懂了,他走了。

 

财叔的白猫在阮娘的窗口叫了两声。

阮娘站在窗前比着墙上的胭脂划着“望之”。

姜家来人递了封信给阮娘,上面仅有两字——“忘之”。


到这里《姜郎可归》第一部分完结

剩下的寒假慢慢更

感恩这首歌带给我的感动和灵感

也会偶尔想起元稹和薛涛

阮娘和姜小爷

未完...待续...


图片及音频素材来源于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公众号删除。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