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年画记忆

汪为峰2019-10-13 14:33:11


日子飞快,眨眼一年又要过去了,空气中有了新年的味儿。望着身边穿梭的孩童,不觉又忆起自己童年读书时光,又想起了读小学时候赠送年画时的愉快经历。

那时候同班的同学不多,也很是单一,都是本村本土的。不过,赠送年画也还是要看大家平日的交情。购买年画是在每年放寒假之前的两三周,小伙伴早早就开始相互打听问询着,筹划着自己该买多少张年画了。

记忆中,父母对于购买年画还是很支持的。许是因为那时候春节大家都要把家里屋外收拾亮堂一点,所以当我们说道要钱购买年画的时候,母亲总是会取来几张毛票,交给我们,并嘱咐我们要收好。那时候的我们也是会用自己的方式来挣得一些钱去买年画。那就是去收集一些废铜废铁和牙膏壳去卖。记得废铜比较贵,但是比较稀罕,废铁相对便宜一点,而牙膏壳则是一分钱一个吧。于是,自己家里的这些废旧物一旦被发现,我们就会把它收集到一处。在周末时候,我们兄弟几人会到附近的集镇边上纱厂和二农机的宿舍区去,在那儿找一些丢弃的废品。每每有了收获,大家都是望着那个笑意盈盈的兄弟,心里应是有着一些嫉妒的。但是更多时候,是立刻快速向前去找寻着,希望好运也能够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购买年画的日子,大家约好一起来到街上的新华书店。书店里的年画早已悬挂着等候我们了。人物的精神十足,景观的更是惹人喜爱。一张比一张漂亮,看得人眼花缭乱。小伙伴看到了最中意的那张,就会对着同伴说道,就这张。于是,自己看好的那张就被同伴买去了。付了钱,一定要让营业员阿姨把画慢慢地卷好,用牛皮纸或者报纸小心地裹着,再用线绳轻轻地系着。一路回家,平日里爱追逐打闹的一个个都变得小心翼翼了,生怕把年画给弄皱弄坏了。那样赠送给同伴就会不被别人喜欢而丢了自己的面子。

年画到家了,开始准备写名字了。拿来笔墨,先取来报纸试几笔,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好,专心致志地书写着。记得有时候,我们还会把赠送的“赠”字给写错了。可是,笔已经落下去了。想改是不行了,也不会再去买了,只好硬着头皮给同伴送去。于是,那一年多半是不敢轻易去同伴家看那张年画的,父母也会趁机教育我们几句,要多写字,把字多认识几个。不然,人家会笑话一辈子的。

赠送年画的时候,大家甚是郑重。拿着卷好的画儿,来到同学的面前,交到他的手上,不忘一句,新年快乐!不多时,同学也会以同样的方式把年画交给对方。就这样,一张张年画就把彼此的情谊给慢慢地带到了下一年。

如今,年画儿已经消失在我们的眼前,赠送年画的人儿也早已分居五湖四海,可是那年画带来的美好经历却是那样的清晰。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