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音乐节目,如何入耳入心丨《天籁之战》第八集评析

电视那些事儿2022-05-11 15:32:02

讲好故事,传递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关键在于“讲好”。


“音乐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内心,甚至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我有一个学生,从小性格比较极端,在我接手他后,发现他很有音乐天赋,我教他很多音乐的课程。现在他上高一了,能唱,能弹,能作曲。他现在非常谦和、非常有礼貌。”


音乐老师刘琪的演唱和讲述,触动了台下的青年歌手华晨宇。


在随后的投票环节,刘琪以3票之差败于歌手杨坤。


在刘琪即将离开舞台之际,华晨宇突然发声:“我们(台下的四位歌手)可否作为现场观众,为刘琪投出自己的一票?”


这一突发状况显然不在台本之内。



主持人程雷没有太多停顿:“如果算上歌手的票,刘琪可以加3票(杨坤、华晨宇、莫文蔚),但也有2票要加给杨坤(之前点评环节,费玉清、杨宗纬表示投票支持杨坤),所以还是杨坤领先。”


随后杨坤再次表示,因为对音乐老师这一职业的情结,再加上刘琪确实唱得很好,愿意把晋级机会留给刘琪。


程雷说:“谢谢杨坤,但是舞台有舞台的规则,学校有学校的纪律,尊重规则既是对舞台的尊重,也是对现场评审团的尊重。”


杨坤有点动情,拍着刘琪的肩膀:“节目录制这么多期以来,第一次发生这种状况,是因为大家真的很想让你留下来。无论如何,希望你继续做好音乐老师,做好榜样。”


这一幕,发生在《天籁之战》第八集。


短短几分钟,颇有看点。



制作水准的提升、自信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戏剧性”是综艺节目尤其大型综艺节目绞尽脑汁设计、放大的“看点”,尤其是带有冲突性的情节。在后续的节目宣推中,这些内容也是碎片化传播的焦点,比如导师反目、奇葩选手、悲伤故事……


所以,曾有国外的电视人不解地问:你们的音乐节目,为什么音乐篇幅还没有故事篇幅大?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在台上讲故事、哭?


这其实是关于节目内核的追问。


音乐节目如果只是用音乐做壳,音乐本身的呈现不足,还算音乐节目吗?离开悲情、煽情电视人就不会讲故事了?


该集《天籁之战》展现了一种自信,面对“突发”,节目进程自然流畅,后期也没有用各种包装、特效放大这一“故事”。


程雷表现出专业主持人的掌控力,面对突发状况不慌不乱,既没有直接驳回歌手的提议造成情绪冲突,也没有丧失规则意识,通过说理和移情,兼顾了多方感受,让“突然”归于“应然”。


歌手华晨宇,其言谈间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赞誉、对节目组规则的建议,显露了年轻一代敢言敢担当的积极一面。


杨坤最后的几句话,没有刻意拔高,其对“榜样”的敬惜有很强的代入感,通过镜头自然而然地传递了正能量。


这些环节串联起来,让观众看到了当前高水准综艺节目的成熟和自信。



《天籁之战》是东方卫视的原创节目,查资料得知,节目由三位独立制作人操刀:严敏、李文妤、张劲。总制片人任静。


确实,这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班底。


严敏曾担任过《中国梦之声》的执行总导演以及《极限挑战》总导演,李文妤、张劲则执导过《妈妈咪呀》等多档棚内综艺,以及户外综艺《花样姐姐》。据节目组介绍,两组人马一起在对节目从赛制到舞美的每一个细节进了一次次推演,一次次论证后,最终形成了《天籁之战》目前的节目形态。


“每研发一档节目,我们都会先问问自己我研发的出发点是什么?它力图要体现出社会哪个横截面?体现出那种社会心理?我们希望它能够表现出正向的价值观。”东方卫视节目中心总监的话,阐释了节目的价值观。



细微处的正能量,尤能打动人

讲好故事,传递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关键在于“讲好”。


几分钟,该集《天籁之战》就用流畅的镜头讲了一个关于师情师谊、美好音乐、趋善爱才、尊重规则的好故事。


这种浸入式的表达,有很强的代入感,动情才能动心,效果好过直接宣教,润物无声。


节目创意层,还有一个更宏观的关于梦想和努力的内核。


在第二期节目中,民间歌者苏诗丁成功击败歌手杨坤,成为首位登上“天籁之塔”的挑战者。而在此前,她与杨坤在另一档音乐节目中曾是导师与学员的关系;还有41岁的酒吧歌手任柏儒,一把木吉他唱赢了有着“乐坛常青树”之称的费玉清;宅男高心远打败了实力唱将曹格;喜欢张信哲20几年的歌迷田园用张信哲的歌打败了张信哲…….


“每个人为梦想而努力的瞬间都值得被尊重。我们制作一档节目,就是想着当观众看完这个节目,好好睡一觉,等到第二天再出发时,可能心中会燃起更亮的小火苗,让他们相信或许暂时没有更好的机会,可是我会相信未来,因为电视里有人做到了,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呢?”在介绍《天籁之战》节目模式的研发初衷时,东方卫视中心总监、东方娱乐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勇说道。



专业歌手一方面对自己加压,一方面对挑战者十分疼惜,希望他们可以在舞台上多一次表现机会,但同时又不希望自己输掉。有竞争、有关怀。


事实上参加《天籁之战》的每一个专业歌手也都曾默默无闻过,也都曾为心中的理想不撞南墙不回头。莫文蔚入行20年,经历过三起三落。费玉清初入行时做驻唱,一个晚上要跑十一场。杨坤初到北京打拼时也有过酒吧驻唱的艰苦时光。在首期节目中,他就选择了酒吧歌手王岚作为自己的对手,并回忆道:“我曾经和你一样,在酒吧唱歌,一场5元。” “天籁唱将”中最年轻的华晨宇在讲述自己的出道经历时也说过:“我不是一个天才,我只不过努力的时候比别人要早一些。”


这些关于理想、努力的人生体验,加上公众人物的示范效应,也是节目可以挖掘呈现的好素材。


好的节目,能通过情节内容呈现社会和人性向上向善的一面。《天籁之战》广受关注,和这种节目底色密不可分。


【版权声明】本文系《广电时评》独家稿件,《广电时评》编辑部保留所有版权;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