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打赢我(完结)

大故事家2020-07-05 14:45:44


自从关注了大故事家,我的酒量都变好了。


温柔的歌声中,爆炸开来!

点击下方可阅读前文:

《BGM超人(一)》

《BGM超人(二)》

《BGM超人(三)》


BGM超人(完结)

文/北邙


10


离开了胡函的办公室,哑巴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


他在树海里随便逛了逛,可是无论他走到哪,都会收获一些异样的眼神。合作派的人固然觉得他暗地使绊子破坏合作,人品低劣;独立派的人其实也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以及后续的做法。可是哑巴这么一来,反而显得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手段无耻,落了人口实,自然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他逛了一圈,全然没有往日舒适自然的心境,反而更多了些烦躁,在“春秋”下坐了一会之后,天渐渐黑了,他往家里走去。


到了家门口,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家里灯火通明,却又安静的出奇。平时云锦节俭,家里一定不会开着这么多灯,不用的都会随手关掉;而青青活泼好动,大老远就能听到爸爸回家的声音,早就开门扑过来了。


他心中不安,试探性地敲了敲门,门竟然没锁,应声开了。


他走进玄关,换了鞋子,往客厅里走去,没走两步,忽然眼前一黑,后脑勺一阵剧痛,顿时天昏地暗,重重倒在了地上。客厅里顿时传来了云锦和青青的哭喊声,他摇了摇头,努力睁开眼睛,这时头皮一阵发痛,竟被人拎着头发拽了起来。


鼻端有一点金属的质感,冰冰凉凉的,是一根非常常见的金属球棒,球棒握在一个光头大胡子,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彪形大汉手中。没有人会怀疑,只要大汉一棒子砸下来,哑巴的脸就会烂成一张被啃过的披萨饼。


“死哑巴,不识抬举。”


“老大,那儿的意思是怎么办?杀了,还是……”


“给点教训,让他们牢牢记住就行了,别闹出人命来。这个哑巴的教训是够了,这一下子够他足足躺半年的,不过嫂子这儿,怕还是得留个记号。”


哑巴睁大了眼睛,看着几个人向着云锦邪笑着走了过去,他的嗓子里拼了命地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想要出手打这个大汉。大汉哈哈大笑,抓住他的脸,狠狠地往地上一砸!


咔嚓!


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鼻梁骨断裂的声音。


血顺着鼻子和嘴角慢慢渗下来。


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天旋地转,甚至没法站起身来。



大汉的声音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怎么样?还想不想再吃一次?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吃老子的拳头,老子吃点亏,就吃你的老婆抵债好了。”


然后是云锦的声音:“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树海,我们是树海的法定居民,你们敢在这儿做这种事情,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几个人似乎都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人说:“看嫂子这天真劲儿,我就喜欢。怕是让咱们轮了,还不知道她今晚这几个老公都是什么人呢!”


另一个人似乎蹲了下来,闷声道:“嫂子,你是不是不知道你家这个哑巴今天干了什么事?有些脏事,明面上不能干,背地里都交给咱们兄弟动手。你家哑巴胆子够大,连这天大的事都敢给动手脚,咱们自然也不带客气的。说句实话,要不是赶时间,过几个月风头消了,我就是弄死你们两口子,也没人知道一个字。现在不一样,你们赶上好时候了,约签了,树移了,立马息事宁人,要不,你劝劝你家汉子?”


云锦似乎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番话,她沉默了一下,才慢慢道:“原来哑巴说得是对的。你们其实压根就没安什么好心。”


那人说:“话不能这么说,移树是好事,被这死哑巴搞砸了。好的不行,只能让咱坏的兄弟出马,也算是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


云锦冷笑:“让你们主子抱着所谓的好事做梦去吧,我们家就算死,也不会告诉你们解决‘春秋’缠根的办法。”


哑巴挣扎着撑起身子,和云锦四目相对,前些日子的龃龉顿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片痴心柔情。那人看看云锦,又转头看看哑巴,啧啧连声:“嫂子,你还是单纯。很快你就知道,死是个快活事,世界上很多事情,比死要不堪多了。”


他伸出手,一把从云锦背后揪出了青青。


“小姑娘,多大了啊?”


青青早已经吓得哭出声来,现在双眼红肿,怯生生地回答:“九岁了……”


几个人都笑了出来,笑声中带着说不出的猥亵和淫邪:“哦,九岁了,是大姑娘了啊。”云锦勃然大怒,又是着急,又是害怕,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跳了起来,撞开其中一个人,怒吼道:“对小孩子下手,你们还是人吗!”


那人哈哈大笑:“我们早就不是人了,嫂子现在才知道?”


说着,他一挥手,几个人分别摁住了云锦和青青,那人回头,拽住了哑巴的头发,把他的头抬了起来:“哑巴,我给你最后三秒选择。要么,说出那个破树究竟该怎么办,要么,等着看一场活春宫吧,很刺激的那种哦。”


哑巴像是痴了一样,张大了嘴巴,看着云锦。


云锦浑身发抖,眼泪控制不住地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她大声嘶喊:“你们这些畜生,一定会遭报应的!”


“报应?”几个人哈哈大笑,“嫂子,你看我们几个,哪个像是信这个的?”


“会有的,一定会有的……”云锦咬着牙,喃喃道,“你们等着吧,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人来收拾掉你们这些人渣败类的!”


那人“哦”了一声,神态轻蔑,勾起了云锦的下巴:“嫂子,你倒是说说看,谁啊?让他出来给我看看啊?”


云锦闭上了眼睛,她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的那场银行劫案。


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对,比现在的青青还小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眼前是穷凶极恶的坏人,身后最最依赖的亲人倒在血泊里。


而那个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背着音响的大哥哥。


她记得那个大哥哥的样子,白皙,英俊,眼神温柔。


之后的这么多年,每当遇到挫折,遇到苦难的时候,她都会想起那个大哥哥,想起那天银行里发生的一切,给自己打气加油,艰难地苦撑着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她的眼泪流过嘴角,她开始低声地哼唱着一首歌。


“眼睛瞪得……像……铜铃……”


“射出闪电般的……机灵……”


“耳朵竖得像……天线……”


“听着一切可疑……的……声音……”

 


11


之后的十多天里,薛卫每天都要路过一次咖啡厅,可他鼓足了勇气,再也没踏进去过一次。


好几次他都感觉到里面有一双眼睛,正透过玻璃看着他,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慌张。


奇怪的是,杨青也没有主动找过他,两个人似乎达成了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不算疏离,也不是亲密;不算忌惮,但也不是理解……薛卫也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感受,他只知道自己这几天都很不开心。


那杨青呢,她是什么心情?


到了约定的那一天,薛卫准时出现在城外高速公路的隧道口,这是杨青跟他说的,目的地就是前面一座大桥下的几个山洞,里面藏匿了非常危险的物资,是被一批暴乱恐怖分子从守望司里偷窃出来的武器,一定要找回来。这个任务的危险性极高,除了BGM这种不讲道理的存在之外,她想不出还有谁能够完成。


薛卫听完了她的话,却一个字都没有放在心里。


什么极危险的物资,什么暴乱恐怖分子,那些都不重要。


只要是BGM可以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


而问题是,总有一些事情,你不能够依靠外挂或者作弊,必须要自己实打实地去面对。


他站在山洞口,可脑海里想着的,还是杨青那张生动的脸。


这个任务完成之后,去跟她讲清楚吧。薛卫想,总是这么拖着,也不算个事儿。


一脚踢开山洞的铁门,里面没有意料中的那样布满了枪支武器,陷阱机关。恰恰相反,山洞里是一个十分现代化的研究所,里面只有一组桌椅,桌子上摆着一杯咖啡。


一杯光闻味道就足够难以下咽的,薛卫再熟悉不过的,蓝山特调。


“又是什么考验?”薛卫想。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洞口忽然轰隆隆地封上了,薛卫一回头,杨青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和西装裤,扎着高高的马尾,站在封闭的洞口旁。


“边喝咖啡边聊吧。”她走过来,随口说。


“又是虚惊一场?”薛卫无奈地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不,这次是真的。代号voice shield,简称VS,声之屏盾的意思。这是特意针对超能力者编号NO.000927,名称BGM超人的一个特别项目。”


薛卫感觉有点不对,他想说话,可是喉咙里忽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别白费力气了,听我说吧。”杨青随便坐在了一块石头上,“你知道,对于你们这样的第三类超人,政府都是怎么处置的吗?”


说着,她自嘲地笑了笑:“以前是不会让你们知道,现在你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了。”


薛卫的心顿时冰到了谷底。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然,屏幕一片漆黑,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已经成功地将它锁死。


“没用的。针对你的计划,光是原始的就有不下五十种,不只是我,你身边的朋友,邻居,同事……都埋伏着守望司的人,每天对你进行着观察和更新,计划一点点修正和完善,最后落实的是这个计划,只是因为它的完成度最高而已。”


杨青的话只说了一半,这个计划之所以能够最快完成,是因为薛卫对她从来没有设防。两年来喝下去的所谓蓝山特调,里面实际上早已经加入了十分微量的感官屏蔽病毒,潜伏在薛卫的体内。这种病毒绝不会被人体发现和感知,加上每次的量非常细微。在另一个计划中,甚至有人提议直接用毒药杀死他,可被杨青强力否决了,理由是这种致死性的东西太容易被发现,而且有可能被音乐的免疫BUFF所抵消,只有“妨碍功能性”的病毒才最安全。


薛卫瘫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杨青,他不明白为什么。


杨青叹了口气:“傻子,你真的以为我们最痛恨的是那些暴徒,恶棍,反政府主义者?要知道他们是坏人啊,对于他们的方式,只要简单粗暴的战斗就可以解决了。更何况,没有他们的烘托,怎么体现我们的价值?”


“……我们最不能容忍的,是你们。”


“……你们这些不服从管理的,好人。”


杨青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研究室冰冷的墙壁中,薛卫闭上了眼睛,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老丁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加入九龙司,也明白了为什么走之前的最后一个请求,会是那样的语气,更明白了杨青之前的意思……


原来,从来都没得选择。


不加入的,就是敌人。


“你们的危险性太高了,强大的战斗力,随心所欲的行为。没有人能担保你们不会下一秒也加入那些暴徒的行列,所以如果无法将你们收归的话,所有存在危险性的苗头,都必须第一时间剪去。比起你们参与叛乱的危险,你们身上‘热心帮助市民的城市英雄’的价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杨青看着薛卫,缓缓打开了手腕上的通讯器。


“任务VS执行完毕,即将进行自毁程序……目标战斗力过强,守望人杨青双腿受伤,无法逃离。报告如上。”


薛卫猛地睁开眼。


双腿受伤,无法逃离?


杨青走过去,轻轻弯下腰,抱了抱薛卫。


“于公,我完成了组织交代的任务,尽职牺牲。可是于私,我不希望看着你死。”杨青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她视作珍宝的父亲的遗物,埙,装进了薛卫的口袋里,还有一个小小的黑色袋子,“去最西边的荒漠吧,那片被称作末日废土的地方,新的身份在这里,全都准备好了。我在那里出生,也在那里长大,很多人们试图在那里建设一片绿洲,很难,可他们已经攻克了开头的难关。我出来的时候,曾答应过他们,总有一天会回去,帮助他们一起建设我们的家园,可是我已经做不到了。”


“袋子里有一粒种子,是我这些年唯一找到的、可以帮助他们的东西,替我把它培育出来,算是我用生命拜托给你的东西,好不好?”


薛卫想要挣脱她,可是双手忽然被椅子上的钢铁镣铐锁住,丝毫动弹不得。


“这儿必须有人要死啊,傻子。否则的话,他们在废墟之中检测不到DNA的碎片,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就替我好好活着吧,如果想我的时候,就在那儿吹响这个埙,我会听得到的。”


杨青嫣然一笑。


四周的墙壁轰隆隆地,发出巨响。


地板窜出火焰。


天花板崩塌了。


杨青伸出手,捧住了薛卫的脸。


“对了,你那天唱的歌,真难听。”


“我来唱一遍给你听吧。”


“眼睛瞪得,像铜铃……”


“射出闪电般的机灵……”


“耳朵竖得,像天线……”


“听这一切,可疑的声音……”


温柔的歌声中,整个研究室猛地爆炸开来!

 


12


哑巴的手指,忽然轻轻地动了一下。


抓住他的彪形大汉感觉有点不太对,一把扯住他的衣领,狞笑着骂道:“死哑巴,还想反抗?”


话音未落,他愣住了。


他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眼睛。

 

(完)


 

作者:北邙


少年犹在,江湖未老。


 

大故事家

喂你一滴烈酒。

微博:@大故事家Pub

如果你喜欢大故事家,记得置顶公众号哟~


我们会不定期举办线上线下活动,

欢迎加入大故事家中毒患者.加微信号:singingXRK

QQ群:571115026


版权合作:

mryueyang@qq.com


投稿邮箱:tougao@ruuxee.com

投稿记得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