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契阔文学丨钱翰:电影的陷阱与人生的阴影——《心花路放》的叙事和剪辑

契阔文学2022-05-09 08:33:44






电影的陷阱与人生的阴影


——《心花路放》的叙事和剪辑

文 / 钱翰


《心花路放》在豆瓣的评分只有7分,严重被低估,感谢朋友们的大力推荐,才使我在两年后看了这部电影,并被深深吸引。去年跟学生们在课上讲叙事理论的时候,使用的素材是《低俗小说》,今年终于可以采用国产素材了。 


利科说过,诗歌最重要的功能是重新分配隐喻,而叙事则是建构或重构时间秩序。一切叙事都是时间的游戏。宁浩在《心花路放》中玩了一把好牌,他实实在在地打牌,牌局中的欺骗交替出招,他用得很熟,是老手。这部电影最高级的地方,就在于转场和剪辑的艺术。因为剧情比较复杂,我不单独介绍剧情,因此看影评的同学,请先看完电影,这部电影非常值得看,可以压上我对电影的鉴赏力的信誉。与我对《低俗小说》的评价一样,这部电影,如果没有时间和叙事的游戏,而只是按照故事发生的时间顺序叙述,很可能只是一部非常普通的爱情轻喜剧,叙事时间的游戏是电影的灵魂。 


黄渤饰演的耿浩因为妻子的出轨离婚走入人生的阴影,而他的好友徐峥开车送道具去远方,顺便带他散心。黄渤和徐峥的角色是这类电影中常见的所谓对立面:黄渤是事业不成功的文艺青年,心大胆小,比较讲究个面子问题,想干点坏事也一堆教条,对女人一定要有感情才能上;徐峥则恰恰相反,调情圣手,上女人可以,但绝对不要感情的牵扯,无耻才能快活。他们走上了远行之路,按徐峥的说法:三千公里的路程,三千公里的姑娘…… 


写到这里,发现必须先揭秘才能继续写下去。 



电影实际上分为两个时间段:A时间和B时间,相距大约五年。 


A时间是五年前:袁泉听到男文青黄渤唱了一首歌《去大理》,然后真的去了大理,并且在大理遇上黄渤,两人的美丽邂逅(他们真的结婚了)。A时间的叙事焦点是袁泉。 

B时间是现在:两人离婚,黄渤郁闷不已,徐峥带他走上猎艳之路。叙事的焦点是黄渤。 


整个电影的叙事就是AB两个时间的不断切换,但是导演挖了一个大坑,观众几乎必然都会跳下去。直到电影最后的结局揭秘之前,都难以察觉。电影在AB两个时间场景转换的时候,不断借用普通电影的双线叙事技法,使观众相信这两个线索是同时发生的。《心花路放》的转场大多数时候,保持了一天内24小时时间的一致性,也就是说,从主线B转向A时间的时候,B是上午,转到A也是上午;B是夜晚,转到A也是夜晚;反过来也一样。这样,被传统电影的双线叙事训练出来的观众,自然就认为B场景和A场景是同一个时间,两个空间的两个叙事线索。而且因为正好B线索的黄渤刚好离婚,而A线索的袁泉则是单身寻爱,观众必然产生一个期待心理,认为两条线索必然相交,相交的过程就是黄渤与袁泉相爱的过程。 


为了保持秘密,在A线索中,直到最后一课,观众才知道女主角的姓名:康小雨。 


下面是第一个转场:12分33秒 

转场一a

转场一a




从徐峥和黄渤的车转到袁泉的出租车,到酒店赶婚礼,当伴娘。一气呵成。AB两个场景中的主人公与婚姻有关,一个是离婚,远行路上;另一个是去当伴娘,被闺蜜催婚。观众无论如何想不到,A时间当伴娘的袁泉,恰恰就是与B时间黄渤离婚的前妻。 


在两边的一天内时间不同的情况下,为了制造两个场景的“共时”效果,导演则使用了音画不同步的手段: 

27分24秒: 

黄渤心烦意乱扔掉烟头,这时画面还在黄渤的脸部特写,但是声音则已经转到袁泉说:“老板,来一杯柠檬水”。 





“老板来一杯柠檬水”这句话的声音被分配到两个画面,虽然前者是夜晚,后者是白天,但是两个场景的共时性被这种方式得到“强化”。让人以为,后者的白天是前者的夜晚结束之后的第二天。 


这个手法在57分33秒又使用了一次: 



徐峥忿忿不平说:“你们俩没事吧?” 

接下来是一个女声的回答:“你事大了。”这个声音不是来自前一个B场景中的张俪,而是后一个场景A中的袁泉。同样的,这个声音被分割为两个画面,强化了两个场景的“同时”错觉。 


精妙的结尾穿插 





同样都是在夜晚,黄渤在雨中,袁泉在晴朗的大理。前者买去大理的机票,后者买离开大理的机票。观众肯定会期待一场特殊的邂逅,前往者和离开者的邂逅,这是常规电影中的熟悉套路。但是《心花路放》的叙事结构的戏剧性出人意表。 


看完电影之后,袁泉的时空是清楚的,然而黄渤的时空却是含混的。在上一场跟黑社会混混的冲突发生在雨后,此时他套着头行走在雨中,打电话订去大理的机票,既可以是B时间,重看手机上两个人初见面在梧桐客栈留言的照片,下定决心回到大理处理过去的回忆。也可以是处于A时间的黄渤,他在某个雨夜急着赶赴大理,与袁泉在梧桐客栈不期而遇。这个含混的效果极为精妙。黄渤是A+B的黄渤,我们每个人都是回忆+现实的存在。 



如果是A时间,那么两个人都是在同一时刻订票,前往者和离开者邂逅——注意:根据电影的逻辑,无论雨中订票的黄渤是A时间还是B时间,这场邂逅都实实在在发生过,那个熟悉的套路无论如何都是真的。 


如果是B时间,那么意味着这是黄渤的第二次赶赴大理,第一次留下美好的回忆,第二次处理美好的回忆带来的创伤。第一次越美好,第二次越痛苦,如李宗盛的歌中唱到: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B不是单纯的B,因为有A,才会有B;B本身就是A+B,这就是人生。 


或者也可以理解为这个电话就是完全的A+B,两通一模一样的电话,相隔五年。一个遭遇爱情;一个放下爱情。 




图一:袁泉把捡到的小狗交给店主,独自离开;图二:黄渤接着来到。


然而,图一是A时间,图二是B时间。也就是说这两个图相差五年,但是电影中制造的感觉是黄渤的到来和袁泉的离开是前后脚错过,观众们正在遗憾电影的男女主角怎么错过了相遇,他们正在猜测:导演怎么才能把这两个人弄到一起呢?然而,其实这两个场景相隔五年,导演正执着地把观众往沟里带…… 

然而,果真如此吗? 


其实,不是。这个场景既属于B,又属于A。 



这面墙上满满的留言说明这是五年后的B时间,黄渤盯着五年前A时间的留言:耿浩  对不起  康小雨 



画面马上切换到A时间(从这里开始,电影的A时间和B时间发生了密集的切换) 



袁泉回到捡拾小狗的地方,舍不得小狗,回到客栈找小狗。 


一定要注意配乐:在这一段AB场景的切换中,配乐是连续的——导演在此刻,连贯的小提琴声还是使观众沉浸在AB线索似乎类似的情景中,在AB两个线索的梧桐客栈和大理,一切都没有变化,除了耿浩。五年前遭遇爱情,五年后爱人离开。另外要注意:两个时间,耿浩穿的衣服完全一样,都是相同的套头衫,雨中打电话时穿的套头衫。一方面是为了继续迷惑观众,另一方面也表达了这样一层意思:一切都没变,物是人已非。在这段几分钟抒情的音乐中,电影在前面埋下所有的暗扣都一一解开。叙事结构本身构成的戏剧性进入高潮。 


耿浩拿出刀刮去墙上自己和康小雨的留名,马上转到袁泉(观众此时还不知道她是康小雨)看到咖啡馆,想起小狗,奔回客栈。 



观众期待的邂逅就要发生了——但是观众以为的是B时间的邂逅。



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观众以为是B时间离婚后的耿浩与袁泉的邂逅,庆幸这两个主人公终于相遇,接着要相爱……然而,这实际上是A时间袁泉与耿浩的第一次邂逅。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在B时间场景中频繁出境的小狗。 然后两个人在留言墙上签名: 



这个时候观众可能感到疑惑:康小雨(袁泉)不是刚刚跟耿浩离婚吗?而且这时的留言墙一片空白,他们是第一个在上面留言的。前面那个写满字的留言墙呢?部分聪明的观众可能明白了一半。 



最后这条小狗的名字从“对不起”变成“果汁”,真相大白。 

音乐响起,接续耿浩在B时间端详留言墙时的小提琴声。在一段模拟的延时摄影(5年过去,从2009到2014)之后,镜头回到B时间的耿浩。此后两个线索合一,只剩下B时间的叙述。他为了前妻的名誉打了一架,并彻底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在墙上写下:耿浩祝福康小雨。花花公子徐峥跟痴心的舞蹈女演员结婚。婚礼上,耿浩认识了音乐教师漂亮女孩小北……结束。 



从叙事的结构看,这个片子最特殊之处在于,A和B的两条时间线索构建的平行叙事制造了“同时”的幻觉,观众到结尾处才发现自己上了导演的当,掉进陷阱里,最后才能爬出来…………但是 

且慢,最后真的从这个坑里爬出来了吗? 

答案是:没有! 


因为,导演还有另一个更加隐秘的坑。也就是耿浩掉入的坑。


整个电影说的其实是两件事,表达两个意思: 

1,人生B(现在)=A(过去)+B(现在),因此,在银幕上线索B同时发生的五年前的线索A,并不纯粹是过去时,它也是现在时,就像耿浩在结尾处说的,那段失败的婚姻,同样是他现在的生命的一部分,并不是因为离婚,就已经与他无关。不仅在5年前发生过,而且是B时间“现在”的一部分。因此,所谓的误解和幻觉也是正解,不完全是误解! 

因此电影中的一些场景是既属于B,又属于A。例如耿浩雨中的电话,例如他出现在梧桐客栈门前。 

这完全是对人生的隐喻:我们在不同时刻拨通的同一个号码;我们在不同时刻,面对的同一扇大门。我们的心境不同,境遇不同,但是这两个时刻紧密相连,没有第一次,就没有第二次。 


2,虽然如此,但是,毕竟B不是A。所以耿浩在把留言改成“耿浩祝福康小雨”的时候,还是从A走出,把B和A分开,正面面对B与A不同的现实,就像观众最后分清B和A的关系。人生说到底,就是个“时”的问题,制造爱情喜与悲之转化的,就是时间。我们的迷惑常常就在搞不清“时”,不理解的人生的延续和变化。 

观众分不清A和B的差异的时候,黄渤也分不清;黄渤在强烈的情绪冲击中,觉悟人生,从A中走出,直面现实B的真相,并且接受B,恰好也是观众分清A和B的时候;电影中黄渤的觉悟过程,也恰恰是观众理清电影叙事线索的过程。两者正好处于一种特殊的同构关系。



什么在延续,什么该延续?什么已变化,什么该变化? 

That’s a question. 


耿浩终于明白了这个问题,因此他在徐峥的婚礼上潇洒送别康小雨,邂逅小北。 


电影中A和B的时间游戏,不仅仅只是个游戏,它跟电影的主旨密切相关,我们的人生不就是在时间的戏弄中沉沉浮浮,待时过境迁,我们才能看清过去的意义,同时又陷入当下的迷茫? 


影评写的很严肃,其实这是部搞笑的喜剧电影,三俗桥段连绵不绝。越俗越有趣!







编辑\黄映雪

期待你的作品所有

期待所有你的作品

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

契阔文学

微信号:bnuqikuo

投稿邮箱:bnuqikuo@163.com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