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没课本没讲台没教鞭,他们依然是武汉超牛老师

WHatplus2019-06-01 22:04:19





他会醋溜土豆丝,

他做的头发黑长直,

他开的挖机掘地三十尺,

果然,

三人行,必有我师。





楼下的美发店,Kevin身上的衬衣,永远是几个发型师里最紧的。他说,有人比他穿得还紧——他的老师Tony。

走进一家咖啡店,咖啡小哥在一杯拿铁上拉出很漂亮的郁金香。赞他手艺好,他腼腆一笑:我师父才牛!

6岁的小外甥最近报了一个武术班,发誓要成为10后里的战狼,但师父教他的第一课,是“习武先习德”。

有这样一群老师,不站上三尺讲台,一样传道授业解惑,一样桃李满天下,一样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拿起理发剪之前,老师们教什么?先取名字。

美发这一行,走10家美发店,可以碰上6个Andy,5个Kevin,一堆Jack、Daniel、Peter和Jim。这些名字,来自老师。


任教武汉一所大型美发学校的Erich,是很多杰克、彼得和吉姆的老师。他告诉我,教学生时必备一个英文名字,既是想破除人们对发型师文化素质不高的刻板印象,也更方便回头客记忆。

而且,在武汉的外国人越来越多,理发是他们的刚需。除了英文名和国际接轨,Erich还会教学生关于美发的日常英语对话,保证徒弟们面对贝克汉姆也不怯场。


行头也是很重要的教学内容。紧身衬衣、马甲、小脚裤和尖头鞋,已经是这一行的标配。Erich说,这是理发师统一的职业规范着装,是专业、热忱态度的表现,皮鞋都不够尖,剪出来的发型怎么会够潮?

名字叫熟了,衬衣够紧了,可以开始“洗剪吹”了,Erich老师说:“洗剪吹只是我们的手艺,那不是我们的名字。”


“兄台,毕业于哪个学校?”

“不才,毕业于纽伊斯特(New East)。”

“名校啊,前途无量!”



关于新东方烹饪学校,不仅只有段子,武汉新东方的一位中餐老师,就跟我聊起锅里和刀下的门道。

老师告诉我,中餐精粹,首在刀工。刀工的精深之处绝不亚于武林的独孤九剑。切片要薄,切丝要细,切丁要匀,切碎要筋。每一刀挥舞要传达食材与力道的精气,只有精气到位,才能将食物之本味恰到好处的传达出来。



除了刀工,计入新东方考核基本标准的,还有翻锅。

左手端锅,右手掌勺,腕力是关键。用拇指发力,将锅往怀里拉动,用其余四指将锅再向前推,边送边顺手上扬,让食物离锅翻身,以锅找菜,向上一接,整个推、拉、扬、缩的动作一气呵成。




弟子们练习时,先用沙子代替食物,练腕力。翻锅练成,才有资格烹调,进而决定一道菜的色、香、味。

2016年,武汉餐饮卖了500多亿元,也就是说,至少上亿盘菜端上了餐桌。这背后,有多少厨师挥汗如雨,又有多少师父品鲜传味呢?


在我见到的众多老师里,老Y可能最有成就感,作为可乐传媒创始人,他教出来的“学生”都红了。




他是位网红培训师,课堂就是直播间,上“大课”,一对多,通常是40~50个人,针对自己公司签约的主播。

这算是系列班,没有教程,综合了这些年老Y们直播运营摸爬滚打的实战经验,以及生意人对市场的敏锐判断,属于经验值输出。没有,也很难书面化。



这样的培训师,公司里有四五个,有人教化妆造型,也有人讲才艺输出。老Y负责粉丝经营和管理,就是让主播们明白,粉丝凭什么为你花钱,以及,怎么让他们感觉花得值。

直播不是表演,粉丝们因为共情而产生内在支持。主播的功能是把粉丝闲暇时间填充得更丰富。

这一点,尽管和现实中娱乐明星的消费逻辑相同,但线上和真实世界存有结界。现实中,主播的舞台并没那么大。



老Y也不知道金主爸爸们在哪儿,但他懂得,好主播是有共通性的。塑造主播,他有三个原则:

第一,有特色,容易被记住和区分;第二,内容要有策划,不苛求精巧、复杂,最好能共鸣。最后,真实,必须是活生生的没有距离感。


多数人知道高峰是从民权路堂吉诃德开始,但那只是他咖啡帝国的冰山一角。他还是堂吉诃德咖啡学院创始人,咖啡师们的老师。




华中企业城,高峰的咖啡培训基地有3000平方米。他在此亲手做出一杯“有爱的”咖啡。拉花由树叶、郁金香、以及风车状的logo组成,徒弟们赞不绝口。

时间少,兴趣广,几乎是学员们的共同点,从土耳其到皇家比利时,再到塞风、日式手冲,不同的冲泡方法,高峰统称它们“十八般武艺”。徒弟中学龄最长的“大师兄”,武艺学成,后来成立了著名的巨匠咖啡。



敬畏心是学好咖啡的关键。一个真正的咖啡高手,不仅要会用咖啡机,还要能搞定机器的Bug。他亲手为设备画了一个爆炸图,专业级学员第一课就从爆炸图开始。

也有人不为武艺而来。卓尔集团就曾派高管们来学习咖啡礼仪,协助他们的商务社交。

2002年到今天,15年间,堂吉诃德培训学员2000多个,服务的咖啡厅逾千家。

高峰19岁被表舅带入行,从此没离开过咖啡,也离不开了。


说起老师,武汉“四海咏春”拳馆馆主邓飞师父,有个名头响亮的师祖,叶问。


邓飞师从叶问七大弟子之一伦佳,咏春一脉,传下来的不仅是拳法功夫,更是谈吐修养。对达官显贵不卑不亢,待平民布衣有礼有节,这些都影响邓飞至今。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是老讲究,现如今的师徒关系更接近 “朋友”,即便如此,拜师叩头的礼数不能少。邓飞每天都会给叶问师父上香,他也要求弟子们这么做。


“学拳先学礼,习武先习德”,悬在练习室门楣上的十个大字,时时警醒着四海咏春的门徒:学拳不是为了逞凶斗狠,而是为了修炼内心。

教拳当然是必须的。咏春拳的特点是以弱制强,对身体素质没有很高要求,男女老少都能练。曾经有女徒弟用咏春拳成功教训咸猪手,也有警察用这里学到的功夫勇斗歹徒。


拳馆最勤奋的弟子,是个俄罗斯留学生,每天最早来,最后走。

拳师不是圣人,做不到有教无类,只能择徒而收,“品性最重要”。曾经有挂着金链子的小混混死乞白赖要学拳,他硬是没答应。


开拳馆快十年,邓飞亲自带过的徒弟不超过十个,他的为师之道,是不说教大道理,而用言行去影响徒弟。武功讲究代代相传,徒弟中果然也有人开枝散叶,把咏春拳馆开到了英国、沙特。

下午六点,拳馆下课时间,一个背双肩包的小男孩蹦跳着从我和邓飞身边跑过。似乎想起什么,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身折返,双手抱拳对邓飞行了一个标准的拱手礼,道了一声“师父再见”。


有人说,“老师”是这个时代用得最泛滥的词汇,以至于严重贬值。

可是,我们的老祖先也说过,哪怕教你改过一个字,也足以担当你的老师。

我们一路走来,学会的又何止一个字?遇上的又何止一位老师?

在不一样的人那里,我们学到不一样的人生,

那可能是一门技艺,一种生活方式,甚至,只是一丝坚持下去的勇气。

但一次小小的点化,可能就改变了我们行进的轨迹和方向。

“老师”没有泛滥。

站在黑板前的老师值得致敬,站在生活课堂里的老师,同样值得致意。




#今日话题#

后天教师节,

你记忆中最有趣或有范儿的老师是怎样的,

说来大家听听?



 | WHat君

 | 受访者提供及来自网络




往期推文










WHat 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