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实务】合同案例教程之融资租赁合同(四)

约法2020-08-03 12:36:47

作者: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邓刚法官、 广悦鸿鼎律师事务所董辉华 高级顾问

本文由约法编辑部编辑整理,并经作者授权发布,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须转载,请与我们联系并获得作者本人的许可,任何未获得约法及作者授权的转载均为侵权。联系方式:yuefatg@163.com。

此文是最高法院合同案例教程课题组的调研成果之一,本已付梓待出版,因最高院课题总负责人辞职而搁浅。2015年8月2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加快发展融资租赁和金融租赁行业发展的措施。此前广州南沙自贸区也已确定将融资租赁作为重点发展产业之一。截至2015年3月底,全国注册的融资租赁公司已达2121家,合同总金额已达2万亿余元,其中上海、广东、天津三地的占总量超过一半。加大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研究,亦为当务之急。 现将《合同案例教程之融资租赁合同》全文连载,以飨读者。



融资租赁合同中的回购担保条款


【理论背景】

在当前市场中融资租赁合同的合同范本中,常见不可撤销的由出卖人与出租人约定的回购担保条款,即约定在承租人欠交租金情形下,经出租人通知承租人催交租金无果后,出租人有权任意解除融资租赁合同,此时出卖人需无条件地向出租人回购租赁物,支付所欠的租金及未到期的租金,同时,出租人将其合同权利转让给出卖人。在合同三方所涉民事法律关系中,除金融借贷、买卖合同和租赁民事法律关系外,又增加了出卖人为承租人向出租人提供回购担保的法律关系。出卖人回购租赁物后,出租人将合同权利全部让渡于出卖人。该条款有效地降低了出租人的交易风险,也有利于促使出卖人一方面寻找、审核优质客户(承租人),另一方面也保证出卖人提高租赁物的产品质量,并不断完善售后服务,尽量避免因租赁物质量瑕疵或售后服务不完善而引起承租人拒交租金情况发生,继而引发自身的回购担保责任。

【规范依据】

(一)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七十九条: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

(二)按照当事人的约定不得转让;

(三)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

第一百四十条:标的物在订立合同之前已为买受人占有的,合同生效的时间为交付时间。

第八十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六条:保证,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

第三十一条: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案例评析】

案例一:

原告:广东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被告:魏某

第三人:三井住友银公司

原告与三井住友银公司于20051115日签订《业务协定书(特约代理店)》,约定:客户向原告提出融资租赁申请,原告告知客户融资租赁条件及合同内容,再将客户同意的融资租赁条件和合同以及原告签署的《回购担保承诺函》交给三井住友银公司,三井住友银公司审查后将最终的《融资租赁合同》交给原告,并交客户签署;原告将客户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交三井住友银公司签署,三井住友银公司与原告签订向原告购买《融资租赁合同》中租赁物的《买卖合同》,租赁物交付客户并提供售后服务;在客户迟延履行债务时,原告应为客户向三井住友银公司提供不可撤销的回购担保,在满足协定属规定的回购担保条件时,履行三井住友银公司与客户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租赁物件、租赁债权的回购责任,回购价款的算式为:回购价格=(剩下的租金总额+拖欠利息)-回购价款结算日以后未到来部分利息;三井住友银公司应在原告向其支付回购款时将租赁物的所有权、租金债权等转移给原告;等等。2006926日,被告与三井住友银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约定:三井住友银公司为出租方,被告为承租方;三井住友银公司根据被告的指定向原告购买型号为PC3607、出厂编号为DZ36592的挖掘机一台,并出租给被告使用;租赁期限为36个月,从挖掘机交付日起算;首期租金为415261元,应于挖掘机验收日支付,以后以基本租金35261元为基数,加上或减去《月调整租赁费表》中的调整租金,应于挖掘机验收月后的每月20日支付;承租方在租赁期满并且支付在本合同项下的所有债务后,承租方有权行使在本合同项下承租方拥有的购买租赁物的选择权,购买选择权价格为760元;租赁物的规格、式样、质量、性能、数量以及其他事项中有瑕疵或者隐藏的瑕疵的、或者在租赁物的选择和决定之际承租方有错误的,出租方对任何人均不承担任何责任,承租方不得对出租方提起任何请求在此情形出租方对出卖方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出租方可以向承租方转让一部分或全部的损害赔偿请求权承租方发生一次或一次以上迟延支付租金时,出租方无需催告仅用通知即可解除本合同;本合同基于前款规定被解除的,承租方应按照第17条的规定立即将租赁物返还给出租方,并向出租方支付表1记载的约定损害金(未付租金)出租方解除合同的,被告应立即承担一切费用将挖掘机恢复原状、返还至出租方指定地点,并向出租方支付合同表1记载的约定损害金即未付租金;承租方怠于支付租金、其他本合同相关费用时,或者出租方垫付费用后承租方殆于偿还该垫付款时,承租方应从应付金额的支付日或垫付日的翌日起至还清为止按照表1记载的比例(12%)向出租方支付迟延损害金,等等。

同日,原告与三井住友银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约定:三井住友银公司以人民币1520000元的价格向原告购买挖掘机(PC360-7)一台用于出租给被告使用,交货期限为20061017日,交货地点由出卖方与承租方另行约定;该标的物系按照承租方指定的规格、型号、技术性能等由购买方购买的;标的物的所有权及风险自标的物交付完毕时起从出卖方转移至购买方。

2006年10月8日,原告将合同标的物挖掘机(PC360-7)一台交付被告并经被告签字验收。被告于同日向三井住友银公司支付了首期租金人民币415261元,之后按约支付每月租金至2008年4月。从2008年5月起,被告开始拖延支付租金。第三人多次催促,但被告以租赁物有质量瑕疵为由仍拒付租金,并擅自拆除原告在挖掘机上安装的GPS定位和限时工作监控仪器,拒不理睬原告。2008年8月7日,第三人通知原告以593589.49元(其中剩余租金及滞纳金为582064.61元,增值税为11524.88元)回购挖掘机。同日,原告与第三人签订了《买卖合同》确认回购,并向第三人支付了该回购款。2008年8月26日、12月4日,原告先后两次向被告的身份证住址和其所有的位于广州市的房屋地址均分别寄送了《通知》,告知因被告违约而第三人解除了《融资租赁合同》,原告已支付了回购款。被告仍拒不理睬原告。原告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向其支付总租金余额及滞纳金593589.49元,并交回涉案挖掘机一台。被告辨称拒交租金的原因是租赁物经常发生故障而原告维修不及时,其对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回购担保函不知情,对其无拘束力,并称原告既要求返还租赁物,又要求给付全部回收款不合理。

本案最后在法院的主持下,原、被告及第三人达成了调解协议,法院出具了相应的调解书。

案例二:

原告:河南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被告:崔甲、崔乙

案情简介:

2008710日,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被告崔甲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及相应附件,该合同及附件主要约定: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依据被告崔甲的申请购买一台LG850装载机出租给被告崔甲,租期为18个月,从2008710日至2010110日,每月租金为12868.15元,如承租人迟延付款,则自租金到期日起,每日按所欠逾期租金额的千分之三计算违约金;承租人应承担支付租金时所发生的费用(银行代扣手续费每次叁元)。同日,原告、被告崔甲、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又签订了产品买卖合同,约定 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购买一台LG850装载机出租给被告崔甲。同日原告、被告崔甲、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又签订了产品回购合同,该合同第二条约定,回购交易发生的条件为从融资租赁合同生效之日起由于被告崔甲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与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规定的还款义务,当累计欠交租金达到三期租金额,经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催讨被告崔甲仍未偿还应付租金,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对原告发出回购通知,视为条件成就;第五条约定:原告收到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具的租赁物所有权转移证书后,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对被告崔甲的的所有权益随之转移给乙方(原告);第六条约定,最低回购价格为以下三项之和:1、承租人未付的剩余租金余额;2、按照租赁合同约定承租人违约应承担的违约金;3100元的残值留购费。第七条约定,原告履行完回购义务后,有权向崔甲主张追偿权利或直接收回租赁物。同日,被告崔乙出具担保书,承诺为被告崔甲与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及其所有附件项下被担保人即被告崔甲对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所负一切债务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责任,如债权人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转让债权,担保人仍对受让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间自主合同租赁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同日被告崔甲向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交纳保证金27000元后,收到租赁物即LG850装载机一台。2008810日被告支付第一个月的租金12868.15元后,至今未支付剩余租金。原告依据回购担保协议的相关约定对该车进行了回购, 2009年4月9日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具合同债权和租赁物件所有权转移证书,内容为:鉴于承租人崔甲未能支付到期租金,根据出租人与出卖人签订的回购担保合同,出卖人河南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已经主动履行回购义务,并付清了2008年7月10日出租人与承租人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项上的应付租金及其他款项共计为210629.31元(其中,到期未支付租金77298.90元,未到期的全部租金141549.65元,截止到2009213日的违约金18761.76元,银行扣款手续费9.00元和留购费100元,以上之和再减去客户融资保证金27000.00元),故上述合同三附件中租赁物件清单所述产品的所有权于200949日转移至出卖人,出租人对承租人拥有的一切权益随之转移至出卖人。2009717日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崔甲、崔乙支付租金及违约金。




合议庭意见

本院认为,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被告崔甲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原告河南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与被告崔甲、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签订的产品购买合同,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原告河南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被告崔甲签订的回购担保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融资租赁合同中的承租人在合理期限内不支付租金,出租人可以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某(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依据回购担保协议将债权转让给原告河南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原告有权向债务人即被告崔甲主张权利,故原告河南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可要求被告崔甲支付全部到期未支付租金及未到期租金。被告崔乙作为担保人,应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故原告要求二被告支付原告租金及违约金、手续费等其他款项共计209932.35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判决

一、被告崔甲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河南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租金及违约金209932.35元;

二、被告崔乙对以上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深度研究

出卖人承担了回购担保责任后,其法律地位是物权所有人与债权权利人的竞合。一方面,出卖人支付了约定的全部回购款后,取得了租赁物的所有权,可基于物权向承租人主张权利,要求承租人返还租赁物、支付回购款及占用租赁物至回收前的实际使用费等;另一方面,基于出租人让渡的融资租赁合同中的权利,出卖人又获得了该合同的租金债权,可向承租人主张未付租金余额及利息。

(一)不可撤销回购担保条款的法律性质

融资租赁合同中的回购担保条款或合同附件—不可撤销的回购担保函,只要出卖人、出租人双方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担保法等相关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就可确立合同双方之间的担保合同关系。就其法律性质而言,本质上属于出卖人就为承租人的租金债务或履行合同的义务提供不可撤销的保证担保,通常约定在承租人出现拖欠租金等违约行为时,出卖人即需履行其回购担保责任。回购价款的计算方式一般为:回购价格=(剩下的租金总额+拖欠利息)-回购价款结算日以后未到来部分利息。出租人应在出卖人向其支付回购款时将租赁物的所有权以及所欠租金的债权等权利一并转让给出卖人。值得注意的是,出卖人的担保不是直接替代违约方履行合同债务,而是通过履行附条件生效的回购协议,回购租赁物件、租金债权而受让了出租方即第三人的权利,属于履行不可撤销的物权和债权转让协议,并非基于履行了担保法意义上的担保责任而获得的追偿权。因此,它又与保证担保不同,有以下几个特征:1.担保合同需三方达成合意,但该条款生效仅需出卖人与出租人双方达成合意,无需承租人作出意思表示;2.该条款下出卖方不具有一般保证人之先诉抗辩权,一旦履行则融资租赁合同解除,租赁物权、租金债权发生转让,原租赁合同关系归于消灭;3.出租人回购通知自达到出卖人或者转让租赁物权、债权的通知到达承租人时,即对出租人和承租人产生拘束力。4.出卖人不仅享有保证担保下承责后的债务追索权,还享有租赁物的物权取回权。

(二)不可撤销回购担保条款的法律后果

出卖人回购了租赁物,即通过买卖合同关系受让了租赁物的物权,也通过债权转让关系受让了承租人所欠租金的债权,取得了融资租赁合同关系中相当于出租人的法律地位。这符合《国际融资租赁公约》的有关规定,即出租人可以转让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其对租赁物或在租赁合同中的全部或部分权利。同时也符合我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关于债权转让的规定,即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融资租赁合同中约定的回购担保条款,并未加重承租人的合同义务,承租人不能以回购担保条款未经其知悉及同意而无约束力进行抗辩,因为债权的转让自通知债务人时生效,而物权的变更以物的交付(包括指示交付)而发生所有权变更。

(三)关于回购结算日至租赁物回收日前,承租人继续占有租赁物产生的实际使用费的计付标准问题

出卖人回购租赁物后,承租人未按出租人通知向出卖人交付租赁物的,应向出卖人支付实际使用费,但支付实际使用费应按照什么标准呢?有的法官的观点是应参照原融资租赁合同的租金标准进行计算。众所周知,融资租赁的租金是租赁物的价款和融资的利息之和,出卖人向出租人支付的回购款,等于承租人拖欠的租金总额及利息加上尚未到期的租金。若承租人向出卖人清偿了回购价款,应视为融资租赁合同履行完毕,则承租人获得了以象征性价款(一般不超过租金总额1%)认购租赁物的选择权(双方有另外约定的除外)。在此情形,若出卖人再要求承租人按融资租赁合同的租金标准计付实际使用费显然不合理。如果是承租人没有清偿回购价款,由于原融资租赁合同已经解除,笔者认为,此时的实际使用费应以出卖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参照同类地区同类租赁物的一般市场租价为标准,不应在按原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租金标准,因为该标准包括了出租人所赚取的利益,而实际损失属于补偿性的费用,不能以附加了高额利润的原合同约定为标准,不同的出租人约定的租金标准也不会相同。





(本文共四辑,此为完结)


赞同这篇文章的观点吗?扫扫下面的二维码给小编打赏吧!


约法欢迎所有法律爱好者投稿,请寄:yuefatg@163.com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