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

编剧的唯一出路:找到和你一起讲故事的小伙伴

袖色2019-10-16 06:00:23


去年,凌晨四点,自驾穿越草原的高速路。

正值中秋,一人独行,硕大的月亮落在路的前端,薄雾依稀,路仿佛没有尽头。


我很想拍下来,动画片般圆月中城市与树林的剪影,在草原的尽头,光影迷离。

没人帮我拍,又不想停车,我从不在高速路上随便停车。


我是那种在没有任何监控的情况下也要遵守法则的古板的人。

累得不行了,就在休息区停一会儿,裹着睡袋,枕着清晨的微凉。


这是一条回家的路,有《穆赫兰道》般的雾,有《外星人ET》般的星空,有《肖申克的救赎》般的大雨,有我自己的清晨。

这是一条孤独又漫长的路,我无法分享视野里的奇观异景和脑海中的浮想联翩。


因为,你要信,它就是存在的,你不信,我的见闻包括我这个人,都并不存在。

我醒来了,我是肖红袖,自由职业者,除了犯法的和不会的之外,什么都写。

 


每涨十个粉丝我就多写一篇,但关注我的陌生的朋友大概是想在这里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很抱歉,结果不言而喻,什么都不会有。


又谈编剧,因为最近被拉进了很多编剧群。

我感兴趣的永远是吃喝拉撒的话题,所以不敢轻易开口,一说话就变成群公害。


那些学习欲爆棚的群友们偶尔会跳出来质问,群主,这不是聊剧本的群吗?


我心里翻腾着十万头草泥马,从一个山头蹦跳着滚到另一个山头。

TM跟你聊剧本啊,爷,你花钱请,人家还未必赚你那份钱呢。

你的时间是用来惜字如金的,我的时间却只是用来吃喝拉撒的。


社会这所大学,没一个人专门为你传道授业解惑,有的也只能是,三百块钱一堂课,一万块钱一个班,从好莱坞到学院派,总有一款套餐适合你。


你读书破万卷,最后会成为最优秀的读者。

你观影观天下,可以应聘一下豆瓣影评人。

你听课听上瘾,年终得个最佳学员奖。


你到群里聊剧,来错地方了,跟你聊的永远不懂本,懂本的不会跟你聊。

他们要么忙,要么实在无从下嘴,要么矜贵得稳如泰山弱似扶柳,听你一声“老师谢谢您”不如去听听鸟鸣蛙唱,雨落风停。

 


为什么呢?因为性价比实在太低太太低。

不是带会徒弟饿死师父那种罅隙而自私的担忧,也不是孺子不可教而徒劳无益的惧怕,只是他没法把成功的经验复制给你,更何况你现在一个脚趾头的忙都帮不上人家。


中国不缺人,不缺你这种特别有想法又热爱学习的人,也不缺故事,别信那些剧本荒的传言与编剧难寻的客套话,荒的不是剧本而是赚钱的方案,缺的不是编剧而是得力的执行人。


所以本质上讲,吆喝缺编剧的人,心里想的是,快来人啊别给我编故事,我只要你能把我的想法完成就行了。


如果非得带着故事来,那你故事得有价值。

如果非得证明有价值,那你口说无凭,你的粉丝呢,你的读者呢,你的资源呢?


啥都没有,只画饼?人家都是画饼专家,你画得会更圆?

通常都是自以为圆得像天边月,到了现场扁得像奶奶的胸。

 


所以不会跟你聊剧本,但凡热心跟你聊的,要么是好奇你的题材,要么是关心你的背后,要么纯粹是逛庙会看看摊位上的义乌小商品,要么只是缺个下饭的PPT,随便挖点儿野菜做个食谱去忽悠食客与大厨过来说不定能凑桌酒席。


你说放屁呢人家有卖出剧本的好吧,云莱坞各种坞什么平台什么委员会什么网络交易经验分享,你不服。


爱服不服,从来不缺你这种百折不挠的义勇军,一条路走到黑也是值得敬佩的。


运气这种事儿谁都说不准。

运气之外还得知道人家为啥不带你玩儿。

 


你总想一招鲜吃遍天。

你一气呵成的本子一个字也不想改投一百家公司,靠谱不靠谱都无所谓反正是撒网心态,你想在泥鳅池里捞一条锦鲤。

成功的概率是,运气好能捞到一条大泥鳅。



你总认为自己的故事天下无敌。

放心,你的知识结构与想象力从来没有跳出体制教育的五指山,尽管在各种条条框框内极尽乖张,仍旧是复制粘贴而来的缝补匠,别高估自己的创造力,故事从没好不好之说,有的只是恰逢其时。

 


所以你认为自己恰逢其时。

潘金莲火了你写潘金莲,穿越火了你写穿越,修仙火了你写修仙。

等你写完了,下一波福利早转风向了。

吃屎都抢不到热乎的。


 

然后你企盼大师的加持。

你各种搭讪各种合影各种撺掇,然后你拿着搭讪合影撺掇再去搭讪合影撺掇,你终于混得个脸熟,在毁誉参半的血海里趟出一条大路,突然发觉,最适合自己的角色实际是,群红。

 


最后你哀叹怀才不遇。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眼瞎,各种烂片层出不穷为什么自己的东西那么好就是没人赏识呢?你觉得烂片多就等于自己的机会来了?


根本不是的,烂片就是为了刺激市场的。

看电影无法吐槽该是多么大的遗憾啊!

没有糟粕哪儿来的精华,没有精华哪儿来的动力。


谁都不会平白无故把自己腰包里的钱放到别人腰包里去,唱黑脸还是唱白脸,在市场上他们心有默契,你却板着愤世嫉俗的脸在正义爆棚。

 


路都堵死了。然后出路就来了。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随便拉个片子,从头到尾把片尾字幕看完,就会惊奇地发现,不管是烂片还是神片,总有几千个人在字幕里一闪而过。

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你的小伙伴。


你当然不会关注跟焦员是做什么的,也不理会置景师在搞鸡毛,因为你只是个写剧本的,字幕里的人与己十万八千里。

你也不想知道出品人制片人制片主任制片到底有啥区别,你只是说有个导演对我的剧本很感兴趣。


导演感兴趣的事情多着呢。

相对于剧本,他可能更感兴趣于你的罩杯。


态度,永远比能力重要,当然态度也是能力的一部分。

班组,比创新的风险低,风险也是成本的一部分。


你一定要找到愿意和你一起讲故事的小伙伴,老江湖们总是提醒你不要闭门造车,说的不是让你背个包扛个笔记本去游山玩水采风体验生活。


他当然不好意思明说,是让你冯裤子,扛机子,提鞋子和当被子。

 


你得上贼船,不惜任何代价地上船,因为你发誓了这辈子要当编剧。


实际上这辈子当了编剧的人,他的上辈子要么已经是圈中人,要么就是他的三叔六姨同学邻居酒友炮友在组里,总有一条路他说不出口。


不会告诉你的,你没到那个交情呢。

你到了,你也不会说。

谁还不懂得爱惜一下自己的羽毛呢?

 


这是唯一的出路,别信幸运女神就会把你关顾。

前提是你还得弄明白一句话梗概怎么写,梗概与大纲的区别,文学本什么时候用,分场本谁看得懂,对白本什么时候写,等等一切的一切。


你得是个编剧,不是爱好者。

你得挺着,挺着,一步一步往前挪,爬。


承受各种希望的刺激与失望的考验,并发誓,不成功,就当给下一辈打江山了。

那么,你就可以在偷闲的时候跟我一起回呼伦贝尔看月亮了。


Copyright © 全国电台音乐交流群@2017